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转载】中国相学  

2014-11-21 20:57:42|  分类: 相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举甲《中国相学》
中国看相之术,早在三千多年前周朝就已精到了,一直到现在,由于人们把它作糊口之计、江湖之技,所以大有一代不如一代,反而退步到不如早年的人了。至于算命之学,乃唐朝与韩愈同时的御史李虚申所发明,到今也有千多年历史。也和看相同样的被人作为谋生之术,便未精先卖,不肯研究,因而也逐渐退步了。

   这样一来,一般人虽然相信有命理之事,也对算命看相有兴趣,但对算命看相先生却没有多大好感;因而被视为江湖之士,糊口之技,致使对此道有真工夫的人,反而不肯以此为业了。这是对中国一种极有价值的国粹之不被重视,且将因失传而式微,实在可惜!
   举一个故事为例,宋朝真宗皇帝时代,与欧阳修同时有一个宰相名叫王钦若的,是江西新喻人,在周岁的时候,有一个自称为江西龙虎山的道士,由他家人请到家裹替他看相。道士看了,说:此子年少登科,异日官居一品。家人问他,将来会不会破相,有没有其他的缺陷?道士却说不出来。
   为什么他的家人特意去请道士替他看相呢?原来王钦若出世三朝定时那天,因为古时没有钟表,夜间出世的定时最难,而他就是夜间出世的,所以他就请好几位算命先生来商量,把他出生的时辰定出来。把时辰定出的时候,算命先生中有一个自号太极老人的,除被公推主笔为他定时外,还为他批命,他竟这样批道:此子年少登科甲,中年累官至宰辅,名闻天下,面貌清秀,难免有被相;其人应短小,秉性又倾巧。智慧过人,可惜好道怪诞;一生为人不诚,为官不清。命中注定,美中不足!世运所趋,贤人受厄。这位太极老人批了之后,便唏嘘三声而去。
    当时王钦若的家人看见开头所批的年少登科甲和累官至宰辅,当然大大欢喜;但后面所批的却有所忧了。由於王钦若只是普通的人家,只要这个孩于将来会做宰相,什么也都满足了,总算得了很大的安慰。太极老人走了之后,家人就问其他算命先生,所批的话是否全对?贤人受厄,又是何解?大家都说所批的一点也没有错,所谓贤人受厄,大概当他为宰相时,有贤人被他所害的意思。
   家人又问所谓破相当是怎样?算命先生说,在八字上只能看出将来难免破相,至于怎样破相却看不出的。定时之后几天,家人又请看相先生来看相。但看相先生当时只能从婴孩的一只直冲天庭的高鼻,看出这孩子将来必是大贵之人而已,其他的也看不出来,说是婴孩相局未定,最少要待周岁之后,才能看一些。家人又因为太极老人批语中有可惜好道怪诞之语,所以到了周岁时,就去请一个龙虎山约道士,来替他看看相貌上有无学道的相,当时家人看见道士不能像算命的能够那样肯定的批来,都认为相的工夫不如算命的。
   其实这并不是两者工夫上有高低,而是两者的技术有不同,看相的要成人之后有较为可靠,而临时的祸福以及迁移等,看相的也会从气色上,看得比算命的更非常准确。
   王钦若后来,果然年少就被擢进士甲科,累官司空门下侍郎,到宋真宗天禧年及仁宗天圣年果然两度为相,在相貌上,他也果然身材短小,其貌不扬,面部虽有几分清秀,而项间长一肉疣,被时人绰号为瘤相,也果是然破相了。关于他其它的事,宋史曾有这样的记载:王钦若状貌短小,项有附疣;然智数过人,每朝廷有所兴造,委曲迁就以中帝意。又性倾巧,敢果矫诞,招纳藏贿。真宗封泰山,祀汾阴,天下争言符瑞,皆钦若及丁谓倡之。
   原来王钦若为人狡猾,善于巴结皇上;两度为相,贪藏纳贿自肥,信道教,倡符瑞,与奸臣丁谓、林特、陈彭年、刘豕珪等,被时人称为五鬼,这也可得见其为人若何了。太极老人批命所说的为官不清和名笑天下,当是指此事的。至於当时忠臣范仲淹、欧阳修的被贬,便是所谓贤人受厄了。
   算命或看相,都有易学难精之处,判断五行的变化,更是难精之事了。
   看相的难精在于五官的配合,而更难的则是气色的分辨。这些命相的高深地方,命书和相书上都只说一些原则,无法细说,所以要靠个人的天资和经验,天资高的人,但有独特的看法;经验多的人,则有坚定的判断。
    对寿数的判断,看相自有其独到之处。

   举两个例说:清代才子金圣叹,生前算命和看相的朋友甚多。有一天他要精于命相的朋友四人替他断断寿数。两个算命的和另外两个看相朋友,把他的终寿之数都看一样,而死时不是寿终正寝也是一样;但算命的两人,只能说他非死于病和死于非命,而看相的两人,一个说他死于杀身之祸,一个说他死时身体不全。后来事实上怎样呢?金圣叹以抗粮哭庙案,清初竟被斩腰的。
    再举一九四一年死于香港日军枪口之下的诗人林庚白来说。林原是一个闻名的精于算命的人,他算自己于那年有大凶,可能死于意外,于是抗战开始就由上海跑到内地去。由于他精于命理,自然对于自己的死于意外不能不担心。因为他是立法委员,在重庆住了一个时期,后来敌机时常空袭重庆,他就离开重庆。前一年他在重庆碰到友人业余看相名家陶半梅,他们俩本是相识的。有一天他就问陶半梅,明年是否难逃大厄。那时候,他的名著命书人鉴早已出名,知道林庚白的人,都知道他自己曾说明年四十八岁有大凶的;陶半梅当然不必客气也劝他务早一年避去乡下去住,尽尽人事,或者可以逃过大厄。他问陶半梅,从相上可否看出他死于意外是可种情形。
   陶半梅说:恐怕身体难免要出血;所以我劝你要到没有战争的地方去住一年,纵然逃不过关囗,能够不出血,也是好的。
   当时林庚白听了,就对陶半梅说:这样看来,你们看相似乎比我们算命的更真确些,我们算命的只有两种断法:不是寿终正寝,便是死于非命,却不能确定的看出身体要出血的。
   当时陶半梅也把清初看相说金圣叹死时身体不全之事告诉他,证明看相确有此高明之处,诸如死于水厄、死于火厄之类,都可以从面貌上看出来的。

   我有个朋友的小姐,陶半梅说她将来要死于火厄。这位小姐当时正在大学化学系攻读,她满不在乎,认为她既生时读化学,那末死于火也就是化学,死得更干净。
   相书上所说的死于火厄的,乃以眉发和脸色赤色为主,其实不尽然;那个小姐眉发和面色都不是赤色,主要的是体形属木,而心情属火。一般初学的人,若仅仅根据相书所说,那就大错特错了,看相要能看出体型和心相才算到家。
   我的朋友也就是这位小姐的父亲,也会看相,他不懂心相与体型一致则吉,衡突则凶理,以为他的女儿眉发面色并不尚赤,只是性急,不该断为死于火厄。当他把这理由问我时,我当然不会说你的小姐一定要死於水,只是说陶半梅总不至乱说的。他却也看出她的女孩是短命相。我问他根据什么?他说她是火烧性。我说火烧性的人只是俗说短命相,其实不一定短命。我就拿几位性情急躁他所相识的老人为例。他想想确有其事,就问我这是什么道理。我对他说,这几个性急的老人都是体型属火的人,所以性急正是长命的相。於是他渐有所悟,不久也明白他的女孩是木型的身体,人型的性情;便承认陶半梅所说的话原来是高深一层的相法。于是他怕起来了,他不想要她学化学,因为他以女儿曾说过既学化学,死于火也就是化学死。但是,女儿没有听他的话,事实上她根本不相信陶半梅所说的话,自己也喜欢读化学。
   后来抗战发生,学校撤退到乡区。由于减少员工,各部门的管理都由各系学生分派担任。这位小姐就被派管理化学器材。有一天晚上,耍烧野鸭为食,因为野鸭身上汗毛难拔又难刮,她就取了油灯进入化学器材储藏室去取酒精烧汗毛,想不到,一不慎,酒精看火,外面人只听见爆炸一声,器材室起火,小姐就立地烧死了。
   后来我们几个平日喜欢谈论命理的朋友,就把她的八字拿来研究,也略能发现她那年那月,可能死於火厄的理由。
   看相对于恶死特别看得准的理由,多半是心理感应上的经验。一般人对於冷酷或凶恶的脸孔都有敏感性的认识;而这种脸谱的人又大都不得其死;所以,由于累积的经验,便有若干种型的脸谱属於惨死的,这就成为一般人的通俗相术了。
    至于像体型与心相冲突属于死型之类,那不是可从一般的经验得来,要从内五行和外五行的精到研究才能发现的,这完全属于学理研究了。
   有几个朋友于一九四九年,由上海撤退台湾的轮船遇险中遭难的,其中有两位是上海的有钱人。他俩都是曾经几个看相先生说他是死于水厄的。於是他们决心一生不坐船不过渡。抗战爆发时,他本想到内地去,那时本来可以从陆路向內地走的,但因他一打听,说是路上有几个地方要过渡,而且听说曾经因敌机室轰翻船死过人,所以他就决定一生不离上海了。
   因为不离开上海,他也很可以好好地过平安和快乐的日子,上海陆路交通便利,向西,可以坐火车游苏州、无锡、镇江和南京,同南可以游杭州、宁波,也已够逍遥此一生了。
   
   但到了GCD要来的时候,他突然要想离开上海到台湾去了。亲戚们问他,何以突然改变一生留沪的决心,而要冒四天海行的危险到台湾去呢?他们倒有极充份的理由。他们说:看相的说我要死于水厄,但没有说定那一年要死。算命的虽然没有说我要死于水厄,却说我今年有一关口,明年又有一关口,说我今年或可渡过,明年却硬无法渡过去的。看情形,GCD来定了的,它来了,我纵然不致於被杀,而我的财产被没收那是无疑的,我如果丢去财产,我不死也要死;那时我不是上吊也要跳黄浦江的。与其死于自杀,倒不如现在离开上海去台湾,侥幸无事,我还可平安在台湾渡我的余年,如果不幸在海上遇难,这是命中注定的,倒也算死得其所的了。
   这两位朋友是经过好几个月的时间考虑的结果,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们就带了动产由上海登上轮船到台湾去了。真是命中注定了的,竟然船开出的第二天就遇难了!
    在同一条船上遇难的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命中该死的,一种是命不该死的。同乘此船的人中,虽然有人不该死,但因人数太少,就无法抵挡此劫数,而自己便不能不被这劫数所波及了。我们又发现有趣的事,凡是不该死而被劫数波及的人,依他们的命相看,虽然当时不至於死,但他们大都是不再有好运的人了。这是一个颇有价值的发现。因为我们并没有发现一个正在走好运的人而死于劫数的。这事实就是说,凡是死于劫数的,都是该死的或是不再有好运的人,相反的就是:正在走好运的人,就不致于有枉死了。
   虽然,也另有一种不该死而死的,如死于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死于抗战的英雄们,除了有的命中该死的外,也有命中不该死,甚至正行好运的,那就是所谓死而不亡、虽死犹生的身后留芳百世,等于活著走好运了。这在命理上有此说法,是极有道理的。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以看相算命为糊口之技的江湖术士,并非真的都曾深入研究过命理或相术,也许他们另有一套察言观色、临机应变的口才,但为师授徒最基本的法则却是:【好七坏三、先苦后甜】。

       俗谚:“入门休问荣枯事,但见形容便得知。”

        一个想要算命看相卜卦的顾客找上门来,凡是稍有经验的江湖术士,只要看顾客的神气脸色,大概就可以猜出他目前的境况是好是坏?是喜是忧?

       人总是喜欢听好听的话,所以好话需要多说七分。凡事夸赞他的优点,预言他的恋爱成功、婚姻美满、事业得意、升官发财,都可以使他的心里舒坦,乐意付出一笔润金。不过光说好听的,并不过瘾,君子问祸不问福,谁都希望自己被誉为君子,所以还要说三分坏的,可不能说的太多,更应该求其含蓄,再不妨加上几句:“因为你祖上积德余阴,所以在困难和危险时,将有贵人相助,可以逢凶化吉、避难趋祥。”这样便很得体很受用。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先苦后甘】是应付那些满面忧容的顾客,加以安慰、加以鼓励。人生有顺必有逆,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目前虽是处于逆境,事情有点棘手,但等待一段时间后,自将否极泰来。吃的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忍耐、等待,抓住机会就可以好好地干。这【先苦后甘】的预言,绝对准确灵验,他愁眉一展,心甘情愿的付了润金,还认为是铁口直断的赛神仙呢!

        虽然命理哲学、相理科学,因流于江湖,被用作糊口之技,而被贬损其固有的地位,但责任并不在于江湖术士,而是自命为高级知识分子的人们缺乏民族文化的信心,认为外国已在登录月球,而我们还去迷信无稽的相命,忘记了我国古代的大政治家如鬼谷子、孙子、黄石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以及清代的曾国藩,都是精通命理相理,用于处理经国大事,识人善用、先知先觉。

        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江湖术士以算命看相为糊口之技,是情有可原,但唯如危言耸听、骗财骗色,却不可恕谅。因为命运不济,给多少钱可以解厄消灾,以及什么冲喜可以防克,简直是胡说八道,在所有的相命书籍里,绝无类似的记载。这种不法的作为,只是少数的人品底下的人,利用乡妇无知,施其恐吓欺骗的手段,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们却不能因此以偏概全,就否定了命理存在的价值。

       
        传说中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位官员乘船携眷赴任,在船舱中,那位官太太将要分娩生产,于是将船靠岸,因此获知在岸上附近一家铁匠家,也有一位铁匠的太太要分娩生产。这两个孩子差不多同时出生,命运应属相似。谁知二十年后,这位官家的孩子考中状元,乘船途径同一个地点,特地去拜访这位同年同月同时生而为谋面的青年,他继承父业已称为很优秀的铁匠。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请教相命先生这是什么道理?相命先生会说:“这八字忌火喜水,铁匠家有打铁的火炉,所以这孩子长大以后只能成为铁匠,而在船上出生的,船在水上,所以中了状元。”

        这种牵强附会的解释,简直是离了谱。

        命运只不过是顺逆的曲线,还要靠后天的培养和人为的努力,并且行行出状元。如在现今,一位铁厂的老板,和高考及格的公务员,究竟谁的成就大,便是很难琢磨定论。

        不过同年同月同时出生的,在统计学上或可归纳为一组,必然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一定不是完全相同的命运。一个时辰包含二个小时或一百二十分钟,并且出生的地点、环境,以及父母亲的遗传和教育,追溯怀孕时的生理状况和心里状况,都可能有差异。中国相学 - 举甲 - 举甲起名策划

       
        如果论命以年、月、日、时、分、父庚、母庚、出生地等八项因素去推算,也许会更为合理一些,变化会无穷,但这样的组合排列将成天文数字。

        真希望有电脑专家来研究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