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飞熊梦(全五回)  

2013-06-22 00:03:50|  分类: 江湖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诗篇】
渭水河边垂钓竿,高人逸欲在林泉。
名齐日月千千载,墓表乾坤万万年。
《三略》 文章称圣世,《六韬》 事业霸江山。
文王卜得飞熊兆,天命周朝八百年(传)。
可叹成汤六百年,二十八帝坐江山。
始祖商王称圣帝,南巢放桀改天元。
国号殷商正月建丑,真正是舜日与尧天。
作成大乐醇而雅,名为《大濩》 律音贤。
最可羡一家仁,一国兴仁政,又谁知,至纣王江山欲丧天运循环!
这也是国运当衰,成汤当灭,才出了纣王无道,重色杀贤。
只因为苏氏侯爵失了贡献,三载无朝帝座边。
纣王一怒兴师伐罪,把一个苏氏妲己,献在帝前。
酒池肉林妲己 制,虿盆炮烙 害忠贤。
起造鹿台征了关税,又积聚钜桥 粮米,百姓都含冤。
破腹验胎听了恶语,敲胫验髓纳了奸言。
牙箸、玉杯、金屋、宝殿,豹胎、熊掌、凤髓、龙肝。
昼饮终朝红日落,夜宴通宵晓月残。
昏迷哪理朝纲政,荒淫不掌帝王权。
眼看着刀兵四起烟尘滚,倒只怕血溅了朝歌不得善全。
幸有那,丞相比干忠心贯日,又有那,微子启、箕子胥余也都是大贤。
这微子乃纣王庶兄之辈,那箕子,当昏王诸父之权。
他三人一怒,忠心垂赤胆,直言金殿谏王前。
说:“我皇考逐了桀王乘大宝,治成大业六百馀年。
太平有象传天下,才有那,二十八帝掌了王权。
至今日,爷上不思祖宗立业,终日里荒淫主甚缘?
厚税征赋黎民苦,广聚金珠府库宽。
玉杯、牙箸供爷膳,豹胎、熊掌作琼筵。
臣等不言,谁还敢谏?也非要作赤胆的忠贤。
爷上啊,若不改过前非,修祖政,恐怕爷如锦的江山,把外人传。”
比干道:“急速贬了妲己女,杀了那费仲、尤浑二佞奸;
散了那鹿台金珠和宝物,再把那钜桥粮米散民间。
岂不闻,天道盈昃四个字?爷把那夏桀王为鉴,想前番。
爷今反把桀王仿,失江洪,臭名恐被后人谈。
臣言已毕,愿王纳谏,若不然,总死金阶也是枉然。”
纣王闻奏龙颜怒,眉头一皱,计上胸间:
“朕闻圣人心七窍,比干称圣,素日尝言。”
喝令殿前金瓜武士,“急速剖来朕要观。”
武士遵旨忙绑起,把一个赤胆忠良,绑在殿前。
这忠良,满胸义气浑身战,他面对昏王又开言。
大叫:“昏君你速杀我,我比干纵死地下面光颜。
不象你死后难见始祖面,怎见你皇陵众祖先?
我看你,青史臭名传万世,妖妇昏君遗笑谈。
我死地下如归去,做鬼黄泉魂也安。”
昏君盛怒说:“快斩!”立刻把比干副相,命染黄泉。

第二回
【诗篇】
琴心剑胆去来清,一点忠心贯日虹。
血染黄沙成事业,魂生紫府列英名。
丈夫志气冲霄汉,女子花光倾凤城。
运错圣贤成末景,万年遗恨草长青。
箕子佯狂忙披发,说:“玉皇敕旨到金亭。
长庚、太白宣皇诏,金龙玉虎两傍行,
敕赐金帛成百万,一时齐到凤凰城。”
说罢仰天哈哈笑,又叫成汤众祖宗。
纣王座上忙宣旨,且把他拘禁南监驾转宫。
这微子摔去幞头和宝带,跑至宗庙,饮泣吞声。
怀其宗器扬长去,不知去向,追也无踪。
这纣王,又纳了东伯九侯亲生女,谁知她,端庄贞静不喜淫行。
纣王一怒将妃斩,又把那九侯罪作斩非刑。
西伯侯文王频嗟叹,这纣王,又囚大圣于羑里地名。
文王闲居在羑里,乐天知命养心情。
自叹道:“父虽不慈,人子当孝,君有不明,臣下当忠,
岂有为臣与为子,叛君犯上理何应?
天地君亲师最重,仁义礼智信为行。
不畏不敬,昊天震怒,我姬昌岂肯食义违背了朝廷?”
这圣人,闲焚宝鼎金炉篆,漫鼓瑶琴虞舜风。
一曲宫商音律静,香风逸韵满遥空。
因想道:“舜造五弦五音虽毕,尚缺一变,六爻俱成。”
这圣人,又添一弦音律细,变出宫商五正声。
韵悠悠,鹤不啼来猿也不啸,把一个羑里真成尚古仁风。
又把那,伏羲八卦从头演,阴阳动静考微精。
仰则观天以垂象,俯则察地以成形。
近取诸身以为应,远取诸物以参情。
悟正理,以通那神明之大道,参化育,以推那万物之秀灵。
拆开庖羲阴阳理,交错乾坤,又把后天化成。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风雷相驳,水火无争。
坤退东南,乾归西北,阴阳老少把男女配成。
颠之倒之排成了八卦,顺之逆之变成了五行。
又做成章文辞警,包罗万象隐吉凶。
六十四卦无微不到,足见那圣心忧世,把万载都全成。
更有那,西岐周土文王之臣子,太颠、闳夭和散宜生。
日夜忧愁思君父,同谋欲救主人公。
上大夫散宜生盘查府库,金珠珍宝,还有良马百乘。
命太颠、闳夭往都赎罪,纣王大喜,赦出了圣明。
大圣贤又献上西岐、洛水之地,请纣王除却了炮烙大严刑。
钦赐文王戈矛斧钺,专掌征伐问罪名。
又赐符节,荣归故土,至西岐,黄童白叟郊外相迎。
时逢却是深秋景,一林红叶送归程。
这正是:七载还国脱了大难,至故土,依然绿水与青峰。
最可叹,人面已非昔日也,这圣人泪洒西风,似叶落飘零。

第三回
【诗篇】
岐山翠岫凤凰音,风未鸣条雨未淫。
沧海安澜称圣世,桑田壤畔乐天真。
一弦补制清还雅,八卦排成妙且文。
荡荡声名垂宇宙,从今创业命维新。
还国大圣行仁政,他把那,世子姬发教训谆谆。
这世子,聪明圣智遵严教, 禹背汤肩是圣人。
最羡尧皇仁风美,爱仿舜帝孝思真。
三皇事业传心法,五帝经论拜善闻。
大志心怀,欲王天下,所以才兴起成周,扫灭汤殷。
文王欲向城西地,要起造灵台验看天文。
又恐伤了黎民力,失了民时孤不仁。
然而是,劳民伤财非仁政,点天验日,也为黎民。
非图观花与游景,不为怡情与赏心。
只得与散宜生从长商议,上大夫叩首说:“这有何害与黎民?
王的那仁风德化,遍闻天下,就是那昆虫草木,万姓都沾恩。
主今欲把灵台起,考验灾祥也是爱民。
臣等即去传谕百姓,教他们,愿者营工不可强云。”
文王闻奏心中大悦,说:“卿言甚善又体黎民。”
这圣人,金管龙章书告谕,众百姓一齐称寿,众口同音。
择定良辰黄道日,兴工动土,百姓都殷勤。
一个个,踊跃同心齐努力,一个个,欢笑共唱太平春。
兴工数月全都告竣,灵台造就,翠殿华新。
散宜生启奏文王说:“灵台造就,请吾王亲行验看,可得圣心?”
圣人大喜,率领文武,齐至灵台,日影都斜曛。
见灵台,画栋飞楹高数丈,法按三才八卦分。
阴阳吻兽安龙篆,四时动静立雕云。
左右间,安排下天仪与地影,上中下,分定了明君与正臣。
真乃是上和天心,下应地利,中和人事,外和民心。
灵台外,左有鹿鸣,右有鹤啸,地有千松,天有祥云。
文武官员称圣制,老幼军民祝寿文。
文王虽喜又添了忧色,眼角微露两眉颦。
散宜生观看文王无有喜色,说道是:“爷上台成,是吉日良辰。
爷为何面带忧思因甚事,莫不是灵台土木未合王心?”
文王摇首说:“孤不为此,只因为缺少个池沼,那水火失神。”
众百姓闻听一齐跪拜,说:“这又何难?全在小民。”
各把锹锄一齐动手,掘土扬开万古尘。
入土三尺现了白骨,尸体一副在土内横陈。
文王令人衣衾棺槨,另埋高冢,又弔吊亡魂。
说:“孤乃西岐称帝主,又何况为孤的台(池)沼,暴露了尸坟。”
众百姓,双手加额,同声称庆,齐赞道:“我王的恩及枯骨,仁到十分。
我们喜瞻光天化日,愿吾王多福多寿,万代儿孙。”
众军民,一人传十十传百,把西伯声扬四海,尽都知闻。
八百镇诸侯君民感仰,一处处,归周去纣恰似潮云。
眼看着,三分天下王有其二,好西伯并无动作,还是赤胆称臣。

第四回
【诗篇】
仁施枯骨颂唐尧,《大雅》《国风》咏舜韶。
碧诏天成贤圣堡,《灵台》民祝太平谣。
《甘棠》逸韵千年美,螽羽文章万古高。
海内人归真世界,五风十雨四时调。
月上松梢窗外影,星分银汉碧天遥。
铜壶滴漏交三鼓,玉宇无声正子宵。
文王美寝寐芙蓉榻,一桩奇事甚蹊跷。
见一只白额猛虎,身如雪练,肋生双翅,左右咆哮。
上有风雷,下有云雾,又见那,一轮明月晶彩光摇。
翅似车轮,身如玉柱,纹如墨染,目似朱描。
声如霹雳,唇如红焰,须如镔铁,牙似银条。
又只见,火光就地高百尺,赤气满天照九霄。
威风透胆魂应断,寒气逼人魄亦消。
绕殿三匝,一声响亮,惊醒了南柯,玉漏三朝。
醒来时,惊得他一身香汗,半窗月影,正照鲛绡。
银灯吐焰红光爆,宫娥酣睡翠嬛娇。
这圣人,细思梦景多奇怪,要辨吉凶衍六爻。
三卜金钱排八卦,细推动静,献了根苗。
说:“飞熊、飞罴(熊),应得霸王之佐;见龙在天,利见大人的乾坤一条。”
圣人大喜,忙谢天地,我子孙可保西岐社稷牢。
五更升座谈及梦景,众贤臣,一齐庆贺圣寿天高。
散宜生奏道:“既有祯祥之兆,请吾王学仿那上古圣唐尧。
出游村郊,与民同乐,玩阳春,一赏风光,二访贤豪。”
文王喜悦说:“依卿所奏!”巡幸城南,渭水青郊。
四贤八俊齐陪驾,彩扇龙旂,翠带飘摇。
圣人稳坐逍遥骥,手擎金辔把玉鞭敲。
出西岐马走村郊芳草地,香扑翠袖锦龙袍。
玉瓣红桃迎人笑,金丝绿柳带风摇。
这正是一目天涯青四野,自然的秀气染出碧春宵。
柳坞烟中金雀唤,杏林村内酒旗飘。
几处风吹花作阵,一天春动水迎潮。
山光远望高含翠,草色遥看近却消。
恰好蚕桑天已暖,正逢春种土偏饶。
又听得牧子山歌牛背稳,数声笛韵出山腰。
他唱道凤何之兮麟不至,空怀治世负青标。
且横铁笛歌明月,慢跨犁牛学采樵。
一簔烟雨心何碍,满腹烟霞志自高。
敢傲王侯朱紫贵,仰天一笑乐箪瓢。
文王大惊说那一童子,何人传你这段歌谣。
牧童说前溪有个白发老者,他传小子这村谣。
文王又问老者何在,牧童说就在前边有绿水一条。
持竿终日闲垂钓,独坐时常在小桥。
他还有几间房儿在清溪岸上,却是那竹篱茅舍小团瓢。 
贤王闻听心大喜,忙传谕速往渭水马过了红桥

(红字为《丛抄》缺)
第五回
【诗篇】
万古垂名万代师,道行天下佐王基。
休谈云笠出山晚,莫笑芒鞋立世迟。
自有文章惊宇内,不劳事业现当时。
老当益壮无人觉,天命文王却自宜。
这文王,转过柳汀三二里,见一泓绿水,十里长堤。
花明柳暗风光艳,水秀山青景物奇。
云山古渡堪描画,风景宜人可入诗。
见一人,手持丝竿横碧水,独背斜阳立钓矶。
只见他,足踏云鞋头戴斗笠,身穿布褐、腰系青丝。
虽然两鬓如霜雪,他的那,眉高眼秀透威仪。
仙风道骨精神朗,鹤发云谊相貌奇。
端然正坐石矶上,一团和气养心怡。
这文王相看数步离坐骑,步向前,恐惊高士亵渎了贤谊。
笑问道:“贤者乐乎,可得金鲤?”姜子牙回身一看,立起了身躯,
说:“王者何来幽僻山野?荒溪竹径有玷行旂,
山人村野未习朝礼。”言罢,他躬身拜一揖。
文王带笑忙还礼,悦色和容把话提。
说:“久慕先生名惊海内,教孤王梦寐废寝忘饥。
今日里,沐浴身心特来领教,我姬昌诚心洗耳,你莫要推辞!”
子牙说:“山野村夫愚见浅,大王的德行,如造化无私。
恩施枯骨,身传宇宙,排弦画卦,名列天衢。”
文王说:“敢问治国为君之道,到底那上古仁风可得闻欤?”
子牙赞道:“人民得所,贤王圣主降下西岐。
说古治乾坤自有大道,只在那,刚柔二字要细想为之。
刚则乾健,近乎暴戾,柔为坤顺,恐过于仁慈。
暴行天下,黎民涂炭,譬如这当今之世,纣王之时。
虽则那柔行海内,军民感仰,又怕那凶徒载道,软弱了王基。
只在那刚柔间,诚心领略,又要王,广行仁义,内隐威仪。”
这圣人到地一躬,说:“孤今承教,请问先生,是哪方人氏与大号名基?”
子牙说:“祖居东海乃神农之后,山海人,姓姜名尚,终日樵渔。
我先人,曾佐禹王平治水土,随山刊木,驱猛兽鲸鲵。
笑山夫未识礼义,虚耽岁月,遍游天下,年逾了八十。”
文王暗赞说:“真乃贤者,飞熊梦兆,应在此人斯!”
忙陪笑说:“孤王爱贤真如爱命,今日里,特来聘请可能佐我西岐?”
子牙说:“恐负大人好贤的美意,村野之人,赋性愚痴。”
文王说:“我皇祖先人,望之久矣,有遗言,当有贤人辅佐西岐。
公乃其人,可名太公之望。”子牙拜受,说:“山人焉敢当之?”
文王传谕:“上大夫冠带。”散宜生将紫袍、玉带,双手高持。
子牙冠带,重新叩拜,这君臣并马而归,喜转行旂。
大贤受命从今始,布衣拜相古稀奇。
也是那天命传周出圣世,西行地气降王师。
兴起那,武王灭纣开周室,全赖先生韬略奇。
八百馀年天下治,昇平日月帝王基。
笑痴人,芸窗把笔闲成段,留与诗人解闷题。


说明:
    此作系根据清代百本张钞本。作者芸窗,生平事迹不详,今存他作的子弟书共有五篇。明代无名氏作有《熊罴梦》传奇,《传奇汇考标目》乙本著录,署为“东村学究”撰,注明“姜尚事”,但原剧本已失传。考诸史,并无周文王梦飞熊事。此作系取材于《封神演义》和当时皮黄戏。作者通过姜尚的历史故事,加上小说、戏曲和民间传说的成分,揭露和谴责纣王的昏庸残暴,赞扬比干、微子启、箕子胥馀等忠臣贤相,歌颂周文王的仁慈爱民,梦寐求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封建社会人民对暴政的强烈不满和渴望仁君贤相当政的要求。

部分注释
  《三略》:兵书名。旧题黄石公撰,黄为汉初人,从其文义看,似为后人伪托。全书分为上略、中略、下略三卷。
  《六韬》:兵书名。传为周代吕望(姜太公)作。但从其文义看,似为战国时作品。现存六卷,即文韬、武韬、龙韬、虎韬、豹韬、犬韬。
  《大濩》:古代商朝的乐名,歌词久亡。唐代诗人元结曾用此名作《补乐歌》。
  妲己:殷纣王宠爱的妃子。纣王为博得妲己的欢心,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相逐其间,饮酒作乐,通宵达旦
  蠆盆炮烙:蠆,是蝎属毒虫;蠆盆,是把人放在蠆盆里让毒虫吞噬。炮烙,是烧红的铜器,用以把人活活烫死。这都是纣王使用的极其残暴的酷刑。
  鹿台:纣王聚放财物的地方。
  钜桥:仓名。据《书经》记载,商王纣加重赋税,把钜桥粮仓装得满满的。其遗址在今河北省曲周县东北。
  朝歌:地名,是纣王的国都。故城在今河南省淇县。
  《甘棠》:是歌颂周文王德政的诗篇名。逸韵,即逸诗,指《诗经》三百十一篇以外的古诗。
团瓢:形容草房的矮小。


秋心校后记:底本使用的是《子弟书丛抄》,校本使用的是《中国传统鼓词精汇》,从文本上来看,二者大体相同,个别字句上《丛抄》有些字使用的是仍通行的繁体字(如:昇)或古籍未新化字(如:“她”作“他”,“哪”作“那”),但不影响阅读。不同之处二者各有瑕瑜,正好可以共同参看。
校订符号:
()括号内为《精汇》内所用字,一般括号内文字与之前不同的文字字数相同,不同者用下划线标示
【】为《丛抄》增字
{}为校者觉得可商榷字

言之注:
逸欲:贪图安逸,嗜欲无节
箕子胥余:箕子字胥余。
一时到凤凰城:文本是
太颠、闳夭和散宜生:文王的朋友。
风未鸣条:和风轻拂,树枝不发出声响
目似珠(硃)描:改成
:上绘交龙并有铃铛的旗子。
到底那上古仁风可得闻:最后一字原文为
曾佐禹王平治水土,随山刊木,驱猛兽鲸鲵:原文为烧山刊木,川。《书·禹贡》 有“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词句,因此改为随山刊木。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