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罗成托梦(全五回)  

2013-06-21 23:57:15|  分类: 情感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   篇
梨花院落净无尘,冷淡天光半是云。
绣阁更阑人寂寂,香阶人静夜沉沉。
形随月落梅花影,梦觉风筛竹子音。
星耀烟华徒敛迹,失巢归鸟叹无林。

头   回

且说那屈死的将军罗士信,为国亡家已丧身。
忠孝双凝魂不散,千里归家探母亲。
阴风滚滚随阴魄,正气腾腾拥正魂。
不多时早至长安临故里,漏下三更夜已深。
将军遥见国公府,旧景凄凉惹断魂。
但只见门前满地铺槐影,阶下枯枝带雪痕。
几点疏钟人静悄,半轮斜月夜深沉。
国公落泪长吁气,一阵阴风进了府门。
独上闲庭人寂寂,空梁斜月影昏昏。
过屏风将入重门肠欲断,恸坏了归家探母的魂。
又见那一勾残月梅花古,几缕幽香院宇深。
门关白雪残萱草,帘挂清风冷翠筠。
国公方到堂门外,偶然止步暗沉吟。
一梦亲帏非紧要,岂不哭伤老太君。
我若不见慈亲面,却为谁千山万水到家门。
荡悠悠窗外来回十数遍,难舍难割母子恩。
无奈何眼含痛泪在门前跪,说不肖的儿来拜母亲。
念慈亲开肠破腹将儿生下,吊胆提心直到今。
天大的慈恩未曾报,叹孩儿已作了抛家失业的魂。
谁承望娘今反倒将儿送,又未知何世何年才报此恩。
罢了么娘啊这也由不得我,只当是空养了孩儿我辜负了天伦。
还思留恋生身母,又惦着罗通他母子们。
无奈何拜别太君在阶下立,风景依然对主人。
夜沉沉魂前一轮三更月,人寂寂月下三更一缕魂。
四顾徘徊多一会,又回头看了看孀居寡母的门。
将军叹气将头点,慢入回廊竹影阴。
凄惨惨闪入了梨花院,依旧是绿窗梅影朱户门。
国公两眼双挥泪,上瑶阶轻扣双环叫了一声夫人。
佳人梦里闻呼唤,呀夜半是何人唤妾身?
细听却是儿夫的语,谢苍天说来了罢夫哇奴好不放心。
隔纱窗说公爷万福身无恙?将军少待等妾开门。
忙下牙床伸玉腕,启朱扉带笑的佳人吓掉了魂。
见将军盔残凤翅消英气,甲落龙鳞少煞神。
眼含痛泪眉双锁,血染征袍箭满身。
哪去了八面威风雄纠纠,空剩下一团怨气冷森森。
这佳人苶呆呆泪凝双杏眼,战兢兢欲露小朱唇。
软切切柳腰儿难动金莲儿小,娇滴滴玉腕难禁翠袖沉。
一跤扑倒郎怀内,半响无言把泪眼分。
叫了声将军疼死了妾,夫哇你遭了甚么样的冤屈对我云。

二    回

国公痛洒英雄泪,相携玉腕叫了声夫人。
可怜我盖世功勋千载恨,化作残红与断云。
特地归家来探母,叙一叙数载夫妻结发的情。
托一托罗通三岁子,看一看合家大小人。
只从一别芳容后,儿夫的苦楚不堪云。
建成元吉将我害,明关城外箭攒身。
已成负屈含冤鬼,今作抛家失业的魂。
夫与你恩债情缘空一梦,妻呀你把我还当阳间世上的人?
这佳人哎哟一声垂玉颈,半晌无言又还魂。
夫哇你等等奴家一路儿去,莫要抛撇小妾身。
数载的夫妻君怎忍,结发的恩情一旦分!
可怜你黄泉路上无亲眷,今夜在谁家栖此身?
夫君若肯携奴去,虽然是凄凉到底是两个魂。
这公爷含悲仰面冲霄汉,妻呀我这里刺胆摘心你再莫云。
怎当你绿惨红愁千点泪,冰清玉洁一场心。
且莫说你与儿夫夫与你,就是那死铁顽石也断魂。
岂不知儿夫与你如兄妹,相怜相敬到如今。
但只是夫妻原比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分。
你只愿一死从夫全节义,却叫我那白头老母靠何人?
罗通幼小谁恩养?怎忍抛撇与太君。
举目无亲人两个,况萱堂有限的春秋已过了六旬。
孝道谁全夫作鬼,诗书谁教子成人?
你若是遗亏儿妇晨昏礼,不尽慈亲养育恩。
美名儿贤良了数载空辜负,眼看着灯消火灭一家人。
这佳人伤心泪洒征袍袖,夫哇你教导奴家敢不遵。
但将军为国亡身遭毒手,妾岂是石为肺腑铁为心。
可怜你黄泉路上谁为伴,黑漫漫冷雾阴风你一人。
你又说太君年老罗通幼,混得奴两头儿分心不知是哪头儿沉。
公爷说夫人素达周公礼,自幼深明孔圣文。
你曾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似是而非礼要真。
这都是夫人常讲与儿夫的话;却为何事到临头反问人?
佳人说此语虽曾出妾口,但只是昔是昔来今是今。
岂不闻生则同衾死则同穴,愿学鸳鸯作个连理坟。
况君与妾如鱼水,叹妾今为待死的人。
公爷说虽然一旦分离的苦,岂有百年不死的人!
劝夫人从今莫以夫为念,只求你教养罗通孝母亲。
常言道守节难来死节易,夫人何不细思寻!
罗门的香火在妻身上,忍叫哭干了祖上的坟?
劝夫人太太膝前行孝道,你只念屈死的儿夫结发的恩。
扶养罗通三岁子,接续我千年宗祖一条根。
早晚请安须照旧,休要伤着慈母心。
等待罗通三五载,学文习武在夫人。
言已到此情已尽,却从今日永离分。
想你与儿夫重相见,只有那一座白杨树下的坟。
望夫人儿夫的言语牢牢记,阴灵儿也感念你的恩。
醒来罢妻呀夫去也,莫认今宵在梦魂。

三    回

这佳人叫了声将军说等一等妾,撇下奴泉路儿茫茫何处寻!
梦魂中忙伸玉腕牵郎袖,弱体扑空闪在尘。
丫嬛们惊醒忙来问,搀起了姣娆玉美人。
这佳人低转莺声悲切切,娇啼燕语泪纷纷。
吞声不敢高悲痛,只恐夜深惊醒了太夫人。
丫嬛不解其中故,大家惊骇暗沉吟。
小玉向床前轻跪倒,软语柔声问缘因。
奴婢等自幼儿蒙恩非胆大,无知敢问贵夫人?
但夫人弱体香躯娇怯怯,怎当得痛倒牙床闪在尘。
况夫人是珍珠帘内千金体,白玉堂中玉贵人。
万一有伤金玉体,奴婢等何颜禀太君。
不知贵意因何故,把我们侍女丫嬛唬掉了魂。
佳人含泪无言语,一心追想梦中因。
虽然梦寐难深信,但只是嘱咐奴家的话太真。
公爷说建成元吉将他害,明关城外箭攒身。
万一果应今宵梦,那不苦坏了我娘儿三个人。
老太君晚景桑榆谁侍奉?想子哭儿妾怎禁!
罗通幼小才三岁,未知何日长成人。
妾又年轻全未惯,一片无知妇女心。
奴自知静掩纱窗学刺绣,频牵彩线懒停针。
闷来独看书千卷,偶去闲弹曲一琴。
出头露面谁曾惯,自幼儿怕倚栏杆爱闭门。
到如今千斤担子轮着妾,怕你不蹙损了眉头使碎心。
这也是小妾无知他福享尽,才有这大祸凭空临妾身。
少不得凄凉滋味从头儿受,冷淡生涯挨着次儿经。
夜深一派寒梅影,最怕青春寡妇门。
恶风儿堪堪轮到奴身上,妾作了空房薄命人.
再不得夫妻并受慈母的训,再不得儿女全同孝母亲。
再不得双依膝下谈国政,再不得共引罗通拜太君。
再不得盼你还朝听玉辔,再不得陪君夜宴倒金樽。
再不得含情过爱痴心妾,再不得纵性长嗔可意人。
再不得检阅兵书忘夜永,再不得闲弹宝剑作歌新。
再不得晓夜鸡鸣曾戒旦,再不得一天风雨盼征人。
再不得关雎雅化君评妾,再不得内则无违妾侍君。
再不得焚香共弈敲棋子,再不得啜茗闲谈品句文。
曾记得频促晓妆同侍膳,闲评情意共谈心。
戏掷红豆惊鹦鹉,笑折青莲戏彩禽。
也只为附凤客随揄塞北,致使奴凭栏人瘦菊枝新。
倚东风栏杆十二脚踪少,立苍苔月明三五露珠深。
停针后棋子赢奴轻击腕,搁笔时将军与妾共谈文。
想当初午梦恐惊新小姐,还记得早朝休唤小将军。
他为奴强倚栏杆怜明月,奴为他不施胭粉怕青春。
到如今三更梦里人何处?恰好似万里天空雁失群。

四    回

叹妾身春花秋月应无分,输与寻常姊妹们。
谁管洛阳花似锦,奴今不是带花人。
从今后洗净了胭脂减粉黛,淡妆雅服索罗裙。
奴只是静掩深闺勤针线,一任那万点飞花打绣门。
且慢说窗外寒梅应念妾,就只是帘前明月也怜人。
半明不暗孤灯影,似醉如痴小妾身。
待止还流几点泪,乍跳还惊一寸心。
似这等一条薄命为奴累,到不如黄泉路上去觅夫君。
强如我一个影儿一个妾,一个奴家哎有几个魂。
从此后鸟儿也不啼花儿也落,风儿也不定月儿也昏。
雨儿也不收灯儿也暗,炉儿也不暖夜儿也深。
只落得满目凄凉增断续,一身憔悴减精神。
两叶蛾眉颦翠黛,半天风韵叹离魂。
曾祝告星前月下双双拜,地久天长世世新。
燕尔新婚能几日?此身已作未亡人。
也只是杨柳楼头垂绣幕,梨花院内掩朱门。
谁识明关千里外,叫奴家天涯何处去吊孤魂!
小玉怕夫人伤着玉体,也蹙眉头儿滚泪痕。
可怜他花枝样的人一个,能含多少玉精神!
况且他香温玉软娇应惯,柳嫩花柔苦未经。
奴不出头谁敢劝,少不得媚语柔言加小心。
秋波两眼千行泪,直哭得月残花梢梅断魂。
这丫嬛莺声未吐先长叹,说歇歇儿罢夫人夜已深。
明日请安还起早,些须养养贵精神。
况公爷不日班师回到府,一定是大排筵宴玉堂春。
玉体欠安谁主宴?也须体量国公心。
佳人落泪一声叹,说作梦的丫嬛莫乱云。
略(料)今生我与你国公缘已尽,除非是再结来生后世姻。
再休想画堂箫鼓排筵宴,你公爷早作了春闺梦里的人。
丫嬛一怔黄了杏脸,惊碎芳心汗满身。
怔柯柯一双小俏秋波眼,一滴滴两朵桃腮滚泪痕。
裂破樱桃分碎玉,呀莫不是今夜公爷来显魂。

五    回

带泪佳人呼小玉,丫嬛所见果是真。
奴家二鼓方合眼,梦见你公爷箭满身。
建成元吉将他害,已作抛家失业的魂。
有冰琴含泪在旁强解劝,启夫人何劳过虑枉伤神。
从来梦是心头想,夫人何必起疑心。
夫人素日多明理,如何把梦寐之中认为真。
佳人说今宵不比寻常梦,此事如何可妄云。
建成元吉怀仇恨,岂无歹意害将军。
丫嬛说夫人的高见虽不错,到底不如眼见的真。
夫人劳碌安歇罢,休得过损玉精神。
夫人说讲什么劳碌精神损,奴也是不久阳间待死的人。
翠琼语到伤心处,玉颈低垂发了阵昏。
奈夫人弱体单薄娇怯怯,长带恹恹病几分。
况今宵一寸芳心皆粉碎,两只杏眼已昏沉。
柳叶低颦双翠黛,樱桃浅淡小朱唇。
双睛紧闭牙关咬,粉脸焦黄玉体沉。
一丝丝檀香口内出冷气,将那些使女丫嬛唬掉了魂。
小玉登床扶玉体,冰琴满口唤夫人。
早有人报与太君忙来到,立怔了年残老太君。
战兢兢把佳人揽在怀中抱,脸靠着香腮口对着唇。
叫了声娇儿疼死了母,哭了声冤家摘去了心。
又不知孩儿昏倒因何故,闭目无言闷死人。
勘问冰琴与小玉,两丫嬛从头至尾禀原因。
夫人二鼓方才睡,奴婢等伺候未敢离身。
是夫人吩咐丫嬛们都睡去,不多时恸倒牙床闷在尘。
奴婢等连忙扶起求缘故,说公爷三更托梦转家门。
是夫人吞声不敢高悲痛,只恐夜深惊醒老太君。
奴婢等见夫人哭得昏迷不醒,因此上商量着禀报太夫人。
太君听罢魂惊碎,刀挖肝胆箭攒身。
连声复把娇儿叫,翠琼苏醒泪纷纷。
太君忙问佳人梦,这佳人一声长叹两眉颦。
欲待实言凶梦景,只恐哭伤老太君。
欲待不把真情诉,无端悲痛主何因!
左右为难难死妾,却叫奴家打哪头儿云。
太君见庄氏难言语,不由分外超疑心。
叫了声娇儿休背母,娘的跟前只管云。
虽说婆媳同母女,有何避讳于娘亲。
佳人落泪长吁气,说母命孩儿敢不遵。
但只是太太年高须保重,莫将梦寐认为真。
太君随口说娘知道,不妨直诉与娘亲。
佳人说孩儿二鼓方合眼,见将军浑身是箭血淋淋。
老太君哎哟了一声昏在地,这佳人惊飞艳魄走香魂。
忙搂太君尊儿的母,说孩儿不孝害了娘亲。
万一娘亲有闪错,邱山重罪在奴身。
醒来罢太太儿的母,慈善的婆婆孩儿的母亲。
太君半晌方苏醒,婆媳相抱恸伤心。
满地丫嬛悲切切,合家妇女泪纷纷。
只哭得白玉堂中灯影暗,寒梅枝上月轮昏。
只哭得楚王破化流红血,楚国猿啼鸟断魂。

按:此书简名《托梦》。百本张《目录》著录有八回本一种,傅惜华《总目》著录另有旧钞本,分五回,是否与此本同,不得知.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