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相法逸闻录  

2012-12-27 00:29:57|  分类: 相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青

 

    西汉时,卫青在狱中受刑。一个钳徒对他说:“看你紫气萦绕在眉间,十天之内,必定受恩做官。 ”卫青叹息说:“不被杀头就知足了,不敢妄想。”

    钳徒说:“你先受惊吓,而后好运自来,你面部已有喜色。”

   “诏令已下,心里不安,哪会有喜色?”
   “气色,有天机自动之妙,并非忧虑就成凶气,也不是高兴就成喜气。”
   “为什么?”

   “气色是天机的表现,是变化的。祸福未到气先到,看你气色如月破重云,是喜逢险地,额头黄光中有紫气,不久必定福集祸消。”

    果然,不出旬日遇诏随驾。后为大将军,封长平候。

 

 
     孙膑
                                         
     战国时,孙膑拜鬼谷子为师。一天,鬼谷子见孙膑脸色泛红如晚霞映水,中有黑气如乌鸟集林,很吃惊。说:“面部黑红之气相缠,此珠子陷于泥中之象,须防牢狱之灾,伤命之难。”

    孙膑说:“我处在幽谷之中,养性修心,怎会有凶气?”

    “气色早上发散到面部,傍晚回归脏腑,并非论人之忧患而成凶,也不是论人的安静而成吉,凡气色的本源在脏腑。”

    “能解救吗?”

    “你面上黑气浮散,而眼神静定有光,纵有灾难,无伤于命,此便为神能留气。神如月光,气如星光,明星虽多,不如孤月独明,你尽可放心。”

    不久后,孙膑被聘出山。临行前,鬼谷子让他找样东西作卦象,以卜出山之事。孙膑顺便找了一枝花献上。    鬼谷子说:“花是巽卦余气,属木;现值秋月,金气太旺,金克木啊,有破损之象;将入冬,更是天寒地冻,花愈凋零;不过冬去春来,苦尽甘来。”

    后孙膑久经磨砺,装疯逃生。马陵道射杀魏将庞涓,一举成名。


    张田      
                                     
   《镇江府志》:

    张田,丹阳人,工相术。一天,在家和客人聊天;邻居的儿子来偿还张田的钱,张把钱还给那小孩,并让他快走。客人感到奇怪,张说:“这小孩劫数难逃。”又计算说:“过不了太尉庙。”这个小孩走到太尉庙,果突然死亡。

    有一次,早上照镜子,说:“我在家里会被牵连遭祸。”便去九里庙中躲避。见到神像后,又急忙退了出来,说:“神的祸比我还大。”不到三天,九里庙便被火焚毁。

    张田的儿子准备渡江经商,置酒饯行,妻子见酒菜比往日丰盛得多,感到奇怪。张田说:“儿子一去,当堕水而死,父子情缘,当此诀别。”妻子忙阻止儿子出去。不久,儿子失足掉在水瓮中溺死。

    张田的相术得之于清道人,相约不得传授他人,其术遂不传。 
 
 
    裴度
 
    一行禅师对裴度说:“你眼光漂浮,纵纹入口,须防饿死.”

    后裴度做了许多善事。一天一行禅师遇见他,很惊讶。说:“你必定位列三公。”

    裴度开玩笑说:“月前不是批我饿死吗?”

    一行禅师说:“有饿死之相,而现在你的心却至善。

“我只听说相面,还未听说相心,请赐教?”

   “七尺之躯,不如一尺之面;一尺之面,不如三寸之鼻;三寸之鼻,不如一点之心。”

   “请问如何相心?”

   “要知天上意,须在云中取;要知心里事,须辩眼中神。由此知道。”
    后来 裴度果然出将入相。曾自题相云:

   “而身不长,而貌不扬,
    胡为将?胡为相?
    一点灵台,丹青莫状。”


    曹翰
                                           
    曹翰没弄端时,华山道士陈抟对他说:”你眼光闪闪象金子,嘴巴可以放拳头,掌心可以容纳弹丸,脚心有痣黑亮,是造福三代的相;你的眼目像有星星在闪烁,脚大步稳,将来也是位英雄。”

    后来曹翰 为将,屠城无数,步步高升。到华山见陈抟。

    陈抟大惊,说:“我见你五窍发出灰烟,聚收到下巴,脸色隐显血丝,有杀万人之兆。可叹你贪图一时的富贵,而招致百年的罪难。”

    不久后,曹翰惨死 ;其子见群鬼扰宅,吓成憨憨,孙子一代穷困潦倒。

    陶觳的老师曾说过:“论曹翰的相,富贵三代,论曹翰的心,子孙无福啊!”

    秦将白起被赐自刎时说:“我咋会沦到这田地?”良久又说:“我是该死,我坑杀四十万赵军,早该想到会这样。”霸王项羽长有舜帝的眼睛,坑杀二十万秦军,后自刎乌江,尸首被撕成五份。

    如此之类,不胜枚举。


    周亚夫
                                            
    周亚夫当河南守的时候,许负给他相面:“你三年后会封候,封候八年后为将相,再过九年,饥饿而死。”

    周笑着说:“我大哥已继承候位了,他即使有不测,他儿子会继承;我万一富贵,又怎会饿死?”

    许指着他的口回答:“螣蛇锁口,有纹理入于口角,此饿死之相。”

    三年后,周亚夫的哥哥犯罪,汉文帝封周亚夫为条候。

    汉景帝中三年,亚夫因病免去相位。不久,景帝赐食,在桌上放了几块大肉,没放筷子。亚夫心中不高兴,回头叫人拿筷子。

    景帝笑着说:“这难道还不能让你满意吗?”

    亚夫忙磕头道歉。

    景帝起身,亚夫慌忙退出,景帝望着他的背影说道:“此人不能做少主的臣子。”

    不久,亚夫的儿子买了用于墓葬的兵甲500副,被告谋反。

    官吏责问亚夫:“君候想谋反吗?”

    亚夫答道:“我掌天下兵马时未反,现在退休了,买点陪葬品,怎么能叫谋反?”

    官吏说:“你纵使不在地上造反,也会在地下造反。”

    亚夫想自杀,夫人拦住了他,后押入狱中,绝食五天,呕血而死。

     
    后全真道士丘处机也有此纹,但他磻溪六年,龙门七载,苦修丹道,度化十方;也经过饿劫72次,后劝成吉思汗止杀,常设坛祈雨济民,锁口之纹绕行到下巴,长出一个红痣,而成二龙戏珠之相,终成一代宗师。
 
 
   姑布子卿
 
   《韩诗外传》:一次,孔子出卫国东门,远远望见姑布子卿。孔子说:“你们要记下高人对我的看法。”姑布子卿也说:“徒儿们礼让些,有智者来。”

     孔子下车步行,姑布子卿迎面看了一下,过后50步,又回头看。问子贡:“前面那人是鲁国的孔先生吗?”

    子贡回答:“是,我先生怎样?”

    姑布子卿说:“此人长有尧帝的颊骨,舜帝的眼睛,禹帝的颈项,皋陶的嘴巴。正面看,有王者之风;但是从后面看,肩高而腰背薄弱,就这点比不上前四圣。”

    子贡听了有些失望。

    姑布子卿说:“你不要这样,他流汗而无酸臭,又不叼食,只不过远望象丧家之犬罢了。你不要这样。”

    子贡原话告诉孔子,孔子对“丧家之犬”深感愧疚。

孔子说:“王道已殇,政教已失,而我若丧家之犬,他是知心人啊!”

    《史记···赵世家》:赵国执政者赵简子请姑布子卿相他的几个儿子。

     姑布子卿说:“没有大将军。”

    “赵氏会灭亡吗?”

    “刚才在外面看到一个将种。”

    “那是我小老婆生的,叫毋恤,他的妈地位很低。”

    “上天注定,虽贱必贵。”

     从此,赵简子常常和儿子们谈论,毋恤最为贤能,便立毋恤为太子。

 

    王显文
                                          
    唐朝王显文,才名 满天下,道士李淳风对他说:“若论才学,你早就作官了,但相貌浅薄,不适合作官。”

    王问:“凭啥这样说?”

    李答:“观你脑后玉枕骨平凹,耳朵灰暗无色,眉毛散乱没有来源,眼睛干涸无光,鼻子的山根断了,声音尖而带破,由此可知。”

    (如古人《金银歌》所说:读尽诗书生得寒,文章千载不为官。)

    当时王显文和唐太宗关系很铁,太宗曾对他开玩笑说:“道长曾批死你娃当不了官,有些可惜。”

    王说:“我求陛下赐我一官,早上富贵晚上死去也心甘”。

    房玄龄也说:“既然是陛下龙潜旧友,能否让他试试?”

    太宗取紫袍金带赐给王显文,谁知当天夜里,王便死了。

    天生其才,各有所用;福报根基,轮回不差。


    裴行俭
                                          
    唐朝时,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都很有才名。

    裴行俭说:“士人应先论才,后论文。王勃等虽有文采,但浮躁浅显直露,难成良才;只有杨炯稍微沉着镇静,可当县官,若能县官到老,就值得庆幸了。

    后来果然,王勃在南海淹死,卢照邻在颖水淹死,骆宾王造反被杀,杨炯终老于益川县令。

    裴行俭一句话确定了四个人的终身,可惜三位绝世聪明的才子,不能转化气质,可悲可叹!


    赵母论子
                                                
   
战国时赵将赵括从小研学兵法,自认天下第一;常常和父亲赵奢交流兵事看法,赵奢辩论不过他。后长平之战时,赵王临阵换将,拜赵括为将。等到将赴任时,赵括的母亲上书说儿子不能为将。

    赵王问原因,回答说:“我以前侍侯他爹时,每天一起吃饭的铁心哥们儿几十上百个。经常往来的好朋友几百上千个。大王和王亲们奖赏的东西,全送同僚和下属军民;为国效力时,从不问家事。现在我儿子为将,面向东坐,下属军吏不敢正眼瞧他;大王奖励的东西,收藏在家,每天看肥田豪宅便买下。大王认为父子同志吗?我希望大王不要派他。”

    赵王说:“放心,我相信他。“

    赵母说:“万一出事,不要连累我。”

    赵王说:“我说了算,你耍你的。”
    后来秦将白起命人射杀赵括,坑杀赵军40万。(后白起被秦王腰斩已是后话)

    知子莫若母,赵母明察于秋毫,且能识子,而赵王不识人,可知高位者须才高,不然少则损己亲,多则损苍生。

 
 
   朱建平
 
   《魏志···朱建平传》载:

    朱建平时沛县人,擅长相术。魏公曹操封他为郎官。时曹丕为五官将。一次宴客,曹丕问自己的年寿,朱建平说:“将军当寿至八十,愿你届时好好保重自己。”

    又对夏侯威说:“君年四十九时当有灾厄,若能度过,可至七十,位至公辅。”对应琚说:“君年六十二时位为常伯,而当有灾厄。先此一年,你会看见一条白狗,而别人看不见。”对曹彪说:“君据藩国至五十七岁,当厄于兵,宜加防范。”

    起初,颖川人荀攸和钟繇私交很深,荀攸先死,儿子年幼。钟繇为荀攸处理丧事,想将荀攸的妾嫁掉,给别人写信说:“我和公达(荀攸的字)曾让朱建平相面,朱建平说过荀君虽然年轻但会以后事托付于我的话,我当时开玩笑说只会将公达的妾嫁掉。哪料果然如此,只有了此前言,让她好好生活。追思朱建平相人之妙,就是唐举,许负也不过如此。”

    曹丕称帝七年,时年四十而病重,对左右人说:“朱建平所说的八十岁,是昼夜都算,我定死也。”不久,果然去逝。

    夏侯威为兖州刺史,年四十九岁时,于十二月上旬得了病。想起朱建平的话,认为必死无疑。便留下遗嘱,安排好后事。至下旬,病情好转,几乎要痊愈了。三十日的中午,请来州中大吏,摆下酒宴说:“我的病好了,明天鸡叫鸣年,我便五十了。朱建平的告诫,看来要度过了。”客人走后,将近黄昏时病又突然发作,到夜半便去逝了。

    应琚六十一岁时为侍中,在宫中当班执勤,见到一条白狗,问别人,都说看不见。于是,应琚便常常聚会朋友。过期一年,年六十三岁时去逝。

    曹彪封为楚王,年五十七,坐与王凌通预谋造反而被赐死。

    朱建平于文帝黄初年间去逝。



   
 蔡泽                                               

   《史记·蔡泽传》载:

    蔡泽是燕国人,游学于诸侯,却没被重用。便去找唐举为自己相面,说:“我听说先生为李兑相面时说‘百日之内,持国秉政’,有这回事吗?”

    唐举回答说:“有”。

    蔡泽请教道:“先生看看我吧!”

    唐举端详了一会儿,笑着说:“你鼻脉不流畅而肩大;身材魁伟而面色发黑。我听说‘圣人无相’,大概说的就是你吧。”

    蔡泽又问:“宦贵我会有的,能告诉我年寿吗?”

    唐举说:“从现在起,还有四十三年。”

    蔡泽笑着谢了唐举。离开后,对驾车的人说:“我大鱼大肉,跃马持车,带黄金之印,结紫绶于腰,而辑让于人君之前,四十三年足够了。”



   
 薄姬                                                    

   《史记·外戚世家》载:

    秦末诸侯逐鹿,魏豹立为魏王,薄姬被纳入魏宫。一次薄姬请许负相面,许负说:“此女当生天子。”当时,刘邦和项羽在荥阳相持不下。魏豹开始同刘邦联盟,听到许负的话后,暗自高兴。便与项羽联和,宣布中立,欲从中取势。

    刘邦派曹参攻取魏豹,薄姬被关押在织室。一次刘邦到织室去,见到薄姬长得美,便纳她入后宫。过了一年多,没有被召幸。

    起初,薄姬少年时,与管夫人,赵子儿是结拜姐妹,约定说:“谁先富贵了,不要相忘。”后来管夫人和赵子儿得到刘邦宠幸,二人讲起约言,刘邦心下惨然,当天召见了薄姬。

    薄姬说:“妾昨天晚上梦见一条苍龙占据了我的肚腹。”刘邦说:“这是好兆头,我和你让他成为现实。”后生下儿子,被立为代王,即后来的汉文帝。


   
 皇甫玉

  
《北齐书·皇甫玉》载:

    皇甫玉善于相人,常游于王侯之家。齐世宗从颖州打了胜仗回来,齐显祖跟在后面。皇甫玉在路旁看热闹,对旁人说:“道北那个流鼻涕的人,还是大将军的料。”

    后齐显祖即位后,召皇甫玉入宫,用布巾蒙脸,让他遍摸诸人。摸到显祖时说:“这是最大的管官的官人啊。”摸到任城王时说:“当位至宰相。”摸到石动俑时说:“这是个装疯卖傻之人。”摸到供膳的人说:“仅能好吃好喝而已。”

    皇甫玉曾相高归彦说:“你位极人臣,但不要反归。”

    高归彦说:“我为什么要反呢?”

    皇甫玉说:“不然,公有反骨。”

    皇甫玉对其妻子说:“我活不过两年。”

    皇甫玉每次照镜子都说自己要受兵劫而死。后齐显祖召他入宫,皇甫玉对其妻子说:“我的劫数到了,若能过午时,或许能活下来。”到了后,在正午时被处斩。

 
 
   麻衣道者
 
   《湘山野录》记载:

    钱若水年少时,去拜谒陈抟,求他为自己看相,陈抟对他说:“过半月,你再来。”

    钱若水如期而往,到后,陈抟将他领入山斋。地炉旁有一老人正闭目烤火。钱若水向他作揖,老人只微微看了他一眼,全无待遇之礼。钱若水心中颇为不快,三人默坐了半天。陈抟请教说:“如何?”老人摇摇头说:“无此等骨。”

    一会儿,钱若水先起来,陈抟又告诫他说:“你过两三天再来。”钱若水说:“好。”

    后钱若水如期而去,陈抟说:“我刚见你时,认为你神观精粹,可学神仙,有升举之分,但我见之未精,不敢奉许,特此请我老师来决断。他说你无仙骨,但可以作贵人之卿。”

    钱若水问:“此人是谁?”

    陈抟说:“我师麻衣。”


   
陈抟拜师
                                              
    五代时有一华山道士叫陈抟,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山野至交,有一次骑马去汴梁。半路听说宋太祖已身登大宝,仰天大笑,以致从马上掉了下来,说道:“圣人一出,天下太平了。”

    后宋太祖召见他,请他做官,陈抟没有接受。宋太祖说:“先生独自修善身心,不求取权势利益,这是方外高人的模范啊。”

    宋琪和吕蒙正请教说:“先生深奥沉默的修养之道,可以传授我们吗?”陈抟说:“我是山野之人,假使白日飞升,对世道也没什么好处。今天主上龙颜秀美奇异,有天日的表象,学识广博,通达古今,深入推究,治理乱世,的确是个好君王。你们正好君臣同心,兴建教化以达太平,任何修行都超不出你们的功德。”太祖于是赐予陈抟“希夷先生”的封号。

    陈抟后来云游四方,遇见麻衣道者。发现麻衣相法如神,便拜他为师。麻衣让陈抟这年冬天到华山石室去见他。陈抟如期而去,麻衣将《金锁赋》,《银匙歌》传受与他。成就了一段师徒佳话。


    
耿听声
                                               
  
《松州府志》载:

    宋代有一个叫耿听声的人,不知何许人,因为能听声辩人贵贱吉凶,故得此名。

    德寿皇帝听说后,拿了一百多个宫女用的扇子,里面夹杂皇帝自己和皇后用的扇子,叫小黄门太监带着去找耿听声。耿听声嗅到皇后用的扇子,说:“此是圣人所用,但有阴气。”嗅到皇帝所用的扇子,忙口呼“万岁”。

    皇帝知道后非常惊奇,召入北宫。又取来妃嫔所戴珠冠十几个让他嗅,耿听声嗅到一冠,上奏说:“此冠有尸气。”当时张贵妃已去逝,此冠正是张贵妃所用旧物。

    耿听声家在候潮门内,夏震为平民时,曾经替人送酒给耿听声。耿听到他的声音后,知道他以后必定贵显,便将女儿嫁给了夏震的儿子。后来夏震果然发达。
 
 
   僧妙应
 
   《江宁府志》载:

    僧妙应是江苏六合人士,俗姓李,受业于释迦院。发愿造一座佛殿而化缘于扬州市上。有一个道人见其化缘艰难,便将内丹口诀和相法传授于他。后能观因果,精于相术。

    曾游于京师汴梁,以“东明”二字赠给蔡京,蔡京开始认为这两字没什么用处。后被贬于潭州,死在东明寺中,方始应验。

    妙应曾经游历于湖,湘之间。都督张魏公与他相遇于大梁,妙应一见而奇之,说他必为国家建功立业。后张魏公为妙应作塔铭云:

        行纯而勤心,也以诚修为,果证无漏身。
        岳之麓,湘之滨,是为师坟。
        我揭以铭,百世莫迁,考我以文。

   《杭州府志》载:

    宋代时,僧妙应是江南人,佯狂而知人之休咎。蔡京罢官居钱塘,妙应相蔡京其貌似虎,题书壁间:

        看取明年作宰相,舞爪张牙吃众生。
        众生受苦,两纪都休。
 
 
   袁珙
 
   《明史·袁珙传》载:

    袁珙字廷玉,勤县人,天生有异常的禀赋,好学,好赋诗。曾游于海外洛珈山,遇到一位叫别古崖的僧人,授以相人之术,以视人之形状气色,参考其所生年月以断吉凶。

    元朝至正年间,袁珙出游浙西,与宪史陈泰,项昕,沈博,郑文祖等人交往。袁珙说陈泰额上有黑气,日中之时将被罢免;说项昕下巴有鱼鳞纹,不出三日,家中将遭火灾;说沈博中部有红白之气,点点如梅花状,三月之内父亲会去逝;说郑文祖眉间和山根有红气,夏秋时当到南方做官。

    当天,陈泰在中午时被纠退,项昕第二天家中遭了火灾,沈博三月后父丧,郑文祖调为福建帅府史。

    宪副李志,宪检坚不花,勃术鲁音,普颓达失,史铨等请袁珙相面。袁珙说:“李公鼻侧气色惨黯,将在旬日内死;坚不花额头色红,四十九日内迁官到南方;勃术鲁音口有气光,而青黑气乘之,将在三百日内死亡;普颓达阴位微红,主有禄位,然不宜动,动则凶;史铨面部黑气若行云,法令处又有白气,二十天内当解官。
 
    后李志在第二年正月死去;坚不花三次迁官,都在南方;勃术鲁音到期而丧;普颓达丢了官,不久复职,后寄死在野外农家;史铨辞官在家。

    南台大夫普花帖木儿从福建经海道来见袁珙。袁珙说:“公神气严肃,举动风生,大贵大验,但眉间有赤气,到官114天当被夺印,然而守正秉公,名垂后世。”普花帖木儿署台事于越州,果被张士诚逼取印绶,抗节而死。

    袁珙见江西副宪程徐,说:“你额上有黄紫气现,千日内有二喜事;但你冷笑无常,宜自保重。”程徐一年后拜兵部侍郎,升尚书,后明太祖时为吏部侍郎。

    刘仁本,张启源,郑文宝,丘楠等请袁珙相面。袁珙见刘仁本清中有浊,张启源浊中有清;对郑文宝,丘楠说:“你们不到十年之内都会官居二品,而晚年要被遣谪。”其后,几人被授枢密院副史。明太祖初年,张启源和郑文宝被杀,刘仁本死在狱中,丘楠也被谪贬。张启源在枢密院时,袁珙说:“你的山根有赤气,三天内当有大厄。”第二天晚上张家遭火灾。天亮时,袁珙又说:“你的赤气还未退尽。”张说:“我家已被烧尽,还有什么可烧的?”不久,张启源的庄园也遭了火灾。

    南台中丞月鲁不花,治书胡均,兵部侍郎揭法等将到北方去。去见袁珙,袁珙说:“月鲁不花肤似凝脂,目如点漆,今年秋天有中台之命,然不宜往,往则不祥。”月鲁不花问原因,袁珙说:“你面上有黒赤之气,水火相拼,难道应该到北方水位去吗?胡均鼻梁耸直,得女贵人之助,50天内将任南方台职;揭法公骨气不凡,为馆阁之器,但额上黒气如云,纵然有提拔,到位却不利。”后月鲁不花泛海北上,为倭寇所害;胡均拜侍御史,开府于福建;揭法赶上倭寇之难,脱身北上,授秘书少监,未及上任而元朝已亡。

    袁珙见了方国瑛,对他说:“公神气不常,举动急速,性灵而气爆,当以武起家,十年内可官至一品。”见方明巩和方明敏说:“明巩眼长眉重,额广而日角不莹,非丧父而官不显;明敏边地有赤气如刀剑之纹,因父功而进爵,可至二品。”方国瑛在浙江做官,后官至平章;方国巩的父亲死于兵乱,对品袭职,官至分省左丞。

    陶凯,张顺祖,杨天显去见袁珙,袁珙说:“陶君有五岳朝拱之相,而气色未发动,宜隐忍待时。不出十年,以文进,为异代之臣,可官至二品,大概在荆,扬一带做官。张君面若雨后,而中准有黒气盘踞,兰台处气色也很不好,福去祸来,非长寿之相。杨君色靑而身小,语言清亮,也应以文进,其边地处有气如云行月出,三十日内有升迁之喜。”陶凯后为礼部尚书,湖广行者参政。张顺祖第二年病死。杨天显赴北方为省部事。

    洪武年间,袁珙在嵩山寺中遇见姚广孝,对他说:“你有秉忠佐才之相,愿自爱。”后姚广孝将袁珙推荐给燕王朱棣。朱棣召袁珙入北京,而自己和九个替身卫士在街上混杂饮酒。袁珙一见立即跪倒,说:“殿下为什么这样轻视自己?”燕王乃起而入宫。

    袁珙省视着燕王说:“龙行虎步,日骨插天,太平天子之相。年四十,长须过肚,可登大宝。”见燕王将校,皆有公候将帅之相。燕王即皇帝位后召拜袁珙为太常寺卿,隆遇盛重。

    成祖朱棣欲立太子,久而未决。让袁珙相仁宗,说:“是天子。”又相宣宗,说:“是万岁天子。”因此太子之位乃定。

    袁珙相人,即知其心术善恶,常因其不善而导之于善,听袁珙之言改行的很多。袁珙为人孝敬长辈,友于兄弟,行为端厚,自号柳庄居士,著有《柳庄集》。永乐八年去世,年七十六,成祖赐祭而葬。

   袁珙之子袁忠彻,字静思,尽得父传。一次皇太子为谗言中伤,成祖将太子在午门前揍了一顿,太子忧惧而病。忠彻奏报说:“太子殿下面色靑中带蓝,为惊恐忧惧之相,陛下若能收回成命,病便能好。”成祖答应,太子病果然好了。

    宣德初年,忠彻看了宣德皇帝的脸色,说:“七天之内,宗室中当有谋叛者。”汉王果然反叛。忠彻曾说王文“面无人色,法曰‘沥血头’。”相于谦说“目常上视,法曰‘望刀眼’”。后如其言。

    忠彻晚年离职归家,著有《人相大成》,《凤池吟稿》,《将台外集》等书。年八十三辞世。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