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公篤相法》5   

2010-04-19 12:44:59|  分类: 相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篤相法》5
《公篤相法》上篇卷三 麻衣銀匙歌

麻衣銀匙歌

股肱無包最是凶。兩頭如軸一般同。雖有田澤並父蔭。終須破敗受貧窮。

股肱俗名手肚足肚也。所謂肚者。大倍於兩頭也。凡屬富貴壽考各格。皆有手肚足肚。方稱其格。如無而如軸。富者有奇禍而敗。貴者有危險而凶。夭亡寒苦之人方合。

頭痕瘢剝最為刑。羅網之中有一名。若不刑妻並剋子。更為家道主伶仃。

頭痕者坑陷之痕也。瘢者近於瘢癩之例。剝者近於橫沖直削。應刑人丁。及驚險成敗。故有家道伶仃之說。言人口日少。財產日耗耳。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長。女子郎君好(yin)慾。僧道孤獨却無妨。

郎君面即美麗紅艷之例。而有浮嫩之光。為相法所忌。老人犯此。主孤苦而毒。男子犯此。主(yin)亂夭亡。女子犯此。主(yin)亂刑傷。惟有僧道無關。不以人丁為用。又於孤獨無關。木無人丁可剋故也。

眉毛間斷下至顴。常為官非賣土田。剋破妻兒三兩個。方教禍患不相纏。

眉毛間斷。應駁雜而刑剋昆仲。及內患倍重於外患。故有官訟是非發生。又攷眉斷之人。性貪而不忍小損。不容小惡。雖為多事之纏擾。亦為處置於輕重失當耳。

好色之人眼代花。莫教眼緊視人斜。有毒無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爺。

花字為形容美麗流光之謂。緊字為形容急視不定之謂。至於蛇眼。言烏珠圓露而黃浮四白。凸挺邪視而赤樓盤睛。主毒而狡貪。亦合法也。

無家可住羊睛眼。封向他家借住場。更有禾倉高一寸。中年猶未有夫娘。

羊睛為白多黑少。而四力浮白。故主刑剋人丁而冷退。女格倍凶。又攷禾倉。一為眼胞之高而呆陷。一為兩顴之別名。余攷古法有稱口尖而吹為禾倉。其食祿二倉在口角。故也。

下劇尖了作凶殃。典却田園賣却塘。任是張良能計算。自然顛倒也狼當。

下劇尖削。於木火二形局不忌。尖露是其本質故也。如其他形格則不宜。而晚年有失敗之冷退。故有顛倒事實之失敗也。

眼珠暴出惡因緣。自主家時定賣田。更有白睛包一半。不能善死在床前。

眼珠暴出。言其凸露也。目露神濁。當然敗家無疑。至於白色烏珠。此蜂睛窺睛之形。當然凶死無疑。

下頦趨天旺永年。邊城不破也無錢。數年荒旱不欠米。只因上下庫相連。

下頦趨天。係地閣朝天。明太祖即此格。此為創業之帝王。故晚年亨吉。邊城破者。桑梓破敗。而發他綁。比為亂世之合去。盛世則一敗不振也。上天倉下地庫也。

鼻梁露骨是反吟。曲轉些兒是伏吟。反吟相見是絕減。伏吟相見是漓淋。

鼻梁直下三曲。是為伏吟。左右三曲。是為反吟。伏吟多失敗破家。尚有子孫成立。反吟多刑人丁。剋妻刑子。前已詳言之矣。

眼神清秀心中巧。不讀詩書也可人。手作百般皆可愛。總然弄假也成真。

眼神清秀。固然靈巧聰明。雖出技藝。亦有過人之處。如清秀過麗。則主(yin)亂而夭。如清秀而流。則主無用而賤。故以清秀沉靜有恨。方是閒福之格。

薄紗染皂出粟米。縱有妻時也無兒。倘見山根高更斷。五年三次路邊啼。

薄紗染皂。是晦暗之氣。而有塵點密密。此為冷退刑傷之兆。尚以各部位為定論。如在福堂主官訟。如在土星主破財。如在淚堂。主損人丁。如在印堂主損壽及危險牢獄。如在魚尾主刑妻。如在國印主挫折。及刑弟兄叔伯此其大略也。

淚痕深處排一點。眼下額前起一星。左邊無男右無女。縱然稍有也相刑。

此歷指刑剋之說。余攷淚痕深處。多刑子女。男格則左紋刑子。右紋刑女。女格則反此。至於顴前一骨。多出優伶娼妓之例。若有後嗣。皆為女立。而子不立也。

髮際低凹幼無父。寒毛生角幼無娘。右額高突母先死。不死不刑便自傷。

髮低有曲岔者妨父。鬢突連眉尾者妨母。顴骨左高妨父。右高妨母。此皆男格之論也。女格反此而應驗也。刻下之女格。亦有順應而似男格者。豈非天道之變乎。

士人眇目陷文星。豹指尖頭定無名。任是文章高北斗。猶如竹木不安釘。

文星即眼目也。眇陷者。缺一也。凡士子文星陷。即功名之弱點。豹指言圓節尖爪也。頭尖。此三項均屬無功名之格。

眉重無根陷破財。更憂三十二年災。土星隆大終須發。土星薄小去不回。

此言眉濃重而山根陷弱也。故為前業挫折。亦主疾厄之災。如準頭隆大。尚可恢復而發達。否則有敗無成也。

寒相之人肩過頸。享福之人耳壓眉。更有親情相不出。只因形似雨中推。

此言寒賤之人。肩聳過頸。福壽之格。耳高壓眉。至於慈善詭詐。別有部位參合。故有性情合乎形質。在部位之兼配如何也。

大量之人眉目取。眉高目定心自良。眉粗目小神不定。寅年吃了卯年糧。

器量大小。皆在眉目二部認定。眉高主量宏而壽。目定主謀略遠大。故良心自然發現。眉粗主性剛燥。目小主志奸貪。神不定主心亂不一。故有失敗而耗散也。

倉庫接連反為災。鼻梁高露不安居。若是眉間容二指。此人開手覺便宜。

食祿二倉。接近地庫。非天倉也。鼻梁可高而不可露。前已詳言之矣。又云眉容二指。或指眉尾而言下垂二指耶。或為三陽之寬二指而言耶。蓋眼俗神濁之人。方覺便宜也。

取人性命面上黑。換人骨髓眼中紅。見人歡喜心中毒。見人眉皺太陽空。

面有青黑之慘色。主惡毒奸忍。眼有赤縷穿眼者。主陰險剛狡。冷眼多笑者。主無情量窄。眉皺上沖者。主憂愁多思。此皆最驗之法也。

露井露灶不得全。那得浮生過晚年。不怕中年經官宦。只有衣祿無剩錢。

井灶露孔。財不入庫。雖出貴格為官。亦為終年無田宅。只有衣祿二字而已。過迍邅生活。多逼迫環境。不能積蓄故也。

公篤曰。風鑑各書。為麻衣是正宗。其法以法理兼用。又處五代之亂世。故於今世相應者頗多。雖有擅長與玄妙。獨不如達摩精深。其故何哉。麻衣言法而兼理。中有虛設之處。達摩言法不言理。中有獨到之處。非有經驗研究者。不明其原意。然舊書多錯落。字有魯魚。文有亥豕。茲特脩改增註。以便閱者一目了然。其法亦有不驗者。如唇掀齒露。客死他州之說。如註為無故招非。又最驗也。其他條文似此頗多。今猶錄之者。為將來智者攷正。擇而用之。得心應手矣。

《公篤相法》上篇卷三 達摩相法 第一章

達摩相法第一章

第一法相目之神。此為達摩精藝之一

藏不晦

目神以收藏斂光為主要。故開始第一字。日藏。晦者。晦暗無光也。故以神藏光潤為合法。藏而不晦。言其人貴而不危。名而多壽。如藏而晦暗。雖貴亦夭亡。或危險也。雖富亦挫折。或疾苦也。

安不愚

目神安者。安靜之謂。其人多閒福。安者心氣和平之態也。不急不燥。發出慈愛之光。故神安之局。多現呆滯。呆滯者。即愚字之謂也。故以安而不愚。為安閒多福之格也。

發不露

神以活潑有威者。為大貴。而有特權。發者。發動之謂也。故每有發動之時。其神不流不露為吉。如發動之時。其神流露。雖貴而有凶災。雖智而有偏好。故以發而不露。為貴而善後之格也。

清不枯

神清主貴。主名。主智。主田宅。故十二宮以田宅名之。凡神清之格。務要攷其有根無根。其神清而有根。享大名大壽及大富。其神清而無根。名而夭殂。富而挫折。或孤刑也。故以清而不枯為合法。

和不弱

神和為慈愛和平之態。其人慈良公正。為臣必忠。為子必孝。待人必誠。守身必信。弱者。衰弱之謂。如神和而弱。則壽不足而德不堅。志不定而福不厚。故以和不弱為合法 。

怒不爭

怒神為正重豪慨之態。盛世主貴而有大權。亂世多操兵柄。而有安危繫於其身。爭者。形容浮緊燥急。其人量窄器小。反招亡身破家之禍。故以怒而不爭為合格。

剛不孤

神剛者。為威嚴持重之態。多才智而勇毅。多出名將治世之材。主有開國拓地之功。如孤宇則為孤僻偏驕之態。神剛而孤。則有功虧一簣之不善後。故以剛而不孤為合法。

公篤曰。達摩為西域印度人。六朝時渡江。傳道東土。其人博學多材。深通幻術。故有一葦渡江之說。又精性命長生術。及拳術。故至中國傳教。有分類而立門。各繫道統焉。至于相法。可謂中興之祖師。凡風鑑讀達摩五來法。即醫家讀黃帝內經。乃引經據典之根據。凡讀麻衣相法。如醫家讀仲景六經。此分經別緯之關鍵。余攷相法。雖出于軒轅氏之臣風后氏。此風鑑之名。實因風后氏鑑定之意也。自秦代火焚各書以後。相學之書亦絕。故漢唐以來。偶有談相之人。而無書籍可攷。故達摩初入中國。為六朝時。尚無相法之書。至五代時。達摩復入中國始得麻衣而傳其五來相法五篇。故達摩以前。皆半枝半解。既無綱領之分。又無輕重之別。無書可閱讀。無法可研究。自達摩以後。相學可稽攷。而法亦日益闡明。此嫡派之溯源也。今觀其第一章之相神。僅二十一字。尚屬余之增加下十四字。其原書僅上七字。而其中包括極深。又簡捷。又深奧。故非他書所能及也。麻衣之法。雖是相法正宗。而兩相比較。則弱于達摩之處太多。訊以此二十一字深思。均含有最玄妙之處。上包括天道之盛衰厚薄。下包括人事之吉凶禍福。故余另加傍註。以便閱者註意。不可模糊讀過去。方知達摩相法之高深精微。不愧為相法之祖師焉。

第二法相目之形七則。

秀而正

目秀主聰明而多才智。即清秀之謂。然其形必端正。故以秀而正。方從正途上去。其行孝弟。其務清名。其才智從正面上用。如秀而不正。則才偏自用。智邪亂(lun)。為相法之忌也。

細而長

目形細則收藏其神。而不浮露也。長則為鳳目之形。主大貴。故麻衣有河日之說。此司馬宣王之自顧其耳。而與普基。細而不長。雖貴亦屬小品。終非大器也。故以細而長為 合格。

定而出

目定為聚光充足。而能發揚也。凡目定者。有遠志大志之兆。充足者。有精神大壽之兆。加以發揚有威。則事業能達到。機會有遇合。故以定而出為合法。定而不出。雖有大志。而終不遇合也。

出而入

目出而揚威。人而斂神。此言有才智而不露於表面。以實際為用也。如出而不入。則有招嫉結怨之暗害。以阻其事實。故以出而能入為合格。不浮蕩而無偏好之瑕也。

上下不白

目形以黑多白少為吉。白多黑少為凶。故以目浮四白。主凶死而失敗。及刑人丁而孤苦。如上浮白而下不白。主心亂而奸貪。如下浮白而上不白。主驕傲而妄舉。故以上下不白為合法。

視久不脫

目神以久視而神愈充為吉。愈久視而光咬潔有威。其稟受之氣厚。主壽而貴祿。如視久而脫。其光漸縮而怯。其人心性不持久。亦壽弱祿少。中道挫折。故以視久不脫為合法 。

遇變不耗

人處憂患之時。而其形必變。何況危險不耗其元神元氣乎。此王守仁不得時而遇虎。其形靜神定。而如常態。不耗神。不變形。後為將相。兼享盛名。凡危險而不耗變者。大貴之格也。

公篤曰。眼目之形。其法頗多。尚不止此七則。而達摩以此七項。為包括各法之綱目。其精微之處雖多。兼併者亦不少。此皆由個人推想。兩執用中可也。故其法僅二十四字。而富貴貧賤壽夭。吉凶禍福悔吝。正直公平。險惡陰毒。皆全備之矣。此種相法。可謂一字一珠。至於柳莊衡真。當愧死無地矣。

第三法全身測量分數。

頭面七分 肢體三分

全身測量。以十分計算。頭面佔十分之七。由項而下全身佔十分之三。何以頭面不過十分之一。反佔七分。其重要如此耶。接頭為諸陽之首。百脈聚會之源。故眼耳口鼻。為五臟五形之結晶。全在乎上。故項以下之肢體。雖估十分之九。而僅佔三分,按手足號四肢。肢者。枝葉也。不足為材料明矣。故賤人有貴掌之說。可見大概。又人斷手斷足。尚能保全生命。斷頭則無生命。某輕重懸殊亦明矣。

第四法頭面測量分數。此為達摩精 藝之二

目五分 顴一分 鼻一分 額一分 頦一分 眉口齒耳共一分

各相學家皆以目為重要點。故有問貴在目之說。主富貴貧賤。壽夭勞逸。剛柔死生。全身精神繫於此。才智愚拙之代表也。故佔十分之五。凡人無目。則大事全失。雖有師曠之聰。亦不過一技而已。其重要如此。亦人立身之本也。顴為權也。鼻為財也。故各佔一分。額為前澤之餘業。頦為晚運之收場。故亦各佔一分。其眉口齒耳。亦屬輕微之部份。合而佔一分。此測量之輕重。而為相法之規矩準繩也。

公篤曰。達摩相法。有測量身面之說。此各家所無。其法雖簡單。而輕重自然分明。亦達靡之精萃也。凡屬法家。必有規矩準繩。而別其輕重分數。如重要點合格。其輕處雖不足。尚為富貴壽考之局也。如重要點陷弱。雖輕處美好。尚為貧賤夭弱之格也。他書皆以單獨部位為用。真偽不分。輕重不查。那裏是法家。不過言理耳。及盜虛名而已。凡業風鑑者。雖先明輕重之綱領。次查真偽之部位。方為合法。

達摩五來總訣第一。此為達摩精藝之三

如來有動神。有靜神。有出神。有入神。有窮神。五神足則見如來。

如來有法眼。有慧眼。有天眼。有佛眼。有肉眼。五眼齊則見如來。

公篤曰。達摩係佛家之衣缽。闡明宗教者。故開始曰如來者。即佛號之謂也。接神動為智。即賢愚之別。是為水體之機樞。故曰動神為第一。動者。動而有為也。以用其智也。神靜為信。即貧富之別。是為土體之機樞。故曰靜神為第二。靜者。靜而有守也。以用其信也。神出為仁。即貴賤之別。是為木體之機樞。故曰出神為第三。出者。出而有懷也。以用其仁也。神入為義。即壽夭之別。是為金體之機樞。故曰入神為第四。入者。入而有安也。以用其義也。神窮為體。即剛柔之別。是為火體之機樞。故曰窮神為第五。窮者窮而有通也。以用其禮也。其神有五。內而金木水火土。外而仁義禮智信。用而為生剋制化。故各合其形。而利其用。相生相化。則富貴壽考。不合其形。而礙其用。相剋相制。則貧賤夭凶。故僅二十四字。包羅萬象。變化無窮。如不貫澈儒釋道三家之學說。不能明其妙用。如不明河圖洛晝術數之原理。不能合其準則。又按法眼者。正也。主誠厚持久。耿介心平。慧眼秀也。主聰敏多管。機巧靈通。天眼聚也。主壽考康寧。通今博古。佛眼慈也。主仁義為用。道德為懷。肉眼豐也。主根基淳厚。子孫昌達。故以五神足而見如來。五眼全而見如來。是為完人之義也。此達摩之開始言神。其次言目。又其次言測量。繼則言五神五眼。而列首章。其綱要全繫乎此也。

《公篤相法》上篇卷三 達摩相法 第二章
2009-10-11 15:15

達摩相法第二章

輔角天庭闊必榮。還要印堂明。

輔角天庭闊大。即巨鰲人腦之類。伏犀骨之別號也。大而王霸。小而公侯將相。又小為州伯邑侯。此地雖貴。尚要印堂黃明。方是發達之時也。形質與氣色參看故也。

邊驛開明文事顯。父母此中管。

邊城驛馬開明。本屬進名之初基。當以十七起運。及二十四止。為第一步之階級。然父母亦在此中應驗。每於入名級而有孝服也。凡驛馬開者為有梁。或有痕也。故利外而內有孝服也。

眉清入鬢霸業成。眼俗即危身。

眉清入鬢。多發亂世之割據稱霸。清之洪秀全即此格也。眼俗言目神衰弱。雖發達而不善後。亦非安全之貴也。

眉尾雙紋入奸門。妻妾日紛爭。

眉尾雙紋係下插入奸門。非奸門紋上人眉尾。余攷眉尾雙紋入奸門。主內顧憂。而有弟兄之爭。子女之弱。此云妻妾紛爭。是否以當時風俗而言耶。或妯娌不睦而爭耶。

奸門堅紋侵眉角。妻宮有操作。

奸門紋上仰。主妻強而賢淑。是為賢內助而持家。如奸門骨高。妻族富庶而有接濟。此皆最驗之合法也。

印堂光明眉不鎖。三十功名可。

印堂不沖不陷。光潤不鎖。當然早發達而進功名。今之時代攷之。則功名有十九歲入階。有二十二入階。有二十五入階。提前八年者為最多。故以三十為功名之說不驗。

眼秀神安福無窮。富貴日豐隆。

眼秀為發達之品。神女為寬宏之器。故言福無窮而豐隆也。故首章以秀正安閒為合格。為全局之精神也。

目秀神足睛突出。肩高方可發。仕途多險阻。

目秀神足。當然主富貴。如烏珠突出。則有驚險刑傷。按睛凸突為火局。故云肩高可發之說。肩高亦火局。馬周鳶肩。而為興唐之名將。但以勞險奔馳。而成功也。

淚堂平滿要潤安。急枯子相殘。

淚堂為子女之專部。故以平滿潤澤安和為合格。主子女多而貴賢。如急則主子不肖而愚。枯則主子刑剋而少。故定以殘字。一為殘害內患。一 為殘傷缺點。

子宮皮皺紋朝上。恃逆終須見。

子宮在眼下臥蠶部。其部多紋。交爻為陰騭紋。順生近顴。主一枚一子。反生近年壽。主一紋一女。此言朝上。為近目之謂。此為反逆臥蠶紋。主子女忤逆而不肖也。

山根斷陷百無成。當限死分明。

山根直紋主凶危。橫紋主挫折。此言斷陷。非紋沖也。余攷山根之名為根基。斷陷者。不受祖業也。為壽根。斷陷者。不享大壽也。神充足者。可過四十一。神不充足者。難過四十一

年壽準頭俱要起。過聳傷子女。

年壽為鼻梁。號疾厄宮。故管輅云。鼻無梁柱。主不壽。準頭為土星。號財帛宮。故土星不起。主財弱。二者以高起為合格。此言過聳有刑子女。一為斷節。一為孤峰。而無輔佐之兩顴。則少子女矣。

井灶單薄又仰露。到老家難立。

井灶即蘭臺廷尉。以厚勻而收為合格。忌單薄財少而弱。忌仰露財不入庫。故有到老難立。而勞苦如常。此言平生無積蓄也。

兩觀高超不露骨。發在四十六。

顴骨為權之別名。以高起上插為觀相之合格。應貴而權重。為國家之屏藩。其部位應四十六七。以今世攷之。則二十九為發達之期。當提前十七年。及提前十四年與八年。 衰世提前較多。盛世提前較少也。

鬍鬚清疏要有力。五十名利益。

盛世髭鬚為華表。慎重起見。以清疏為合格。亂世髭鬚。敗多益少。不可勉強蓄留。每多刑妻魁子。危險招嫉。輕亦主破財疾厄各項。

正堂孩運不足憑。老幼在精神。

精神為相法之第一重要。老者有精神。而福壽日增。幼者有精神。面廣健日強。故古人為有一分精神。有一分福氣。有一日氣色。有一日吉凶。

五官正大百事成。五露亦超摹。

五官正大。言局勢開展。氣魄宏大。故有百事成之說。至於五露。則有疑點。柳莊衡真均指五露為耳露廓輪。眉露稜毫。目露神光。鼻露兩孔。口露牙齒。是為五官之露。按耳露廓輪。幼年孤苦。何有教育栽培。眉露陵毫。憂愁度日。何有進捷遇合。目露神光。驚險破敗。何能立功立業。鼻露兩孔。財不入庫。何能立身立足。口露牙齒。惹是招非。何能服眾居功。余謂三官露已是下賤之相。何況五官皆露。是為賤苦不堪之相。那有超群之說。雖麻衣亦言五露最貴。余攷五露係指五岳之露。露者大而高起之謂也。故孔子有五岳朝天之露格。而為萬世師表之聖人。當然為非常之貴也。故上一句論五官。下一句論五岳。勿為柳莊衡真誤解而誤也。

骨少肉多皮又緊。急死壽夭准。

骨為君。肉為臣。骨少肉多。是客反主之格。本主虛花無壽。加以皮綳緊。當然夭亡。多則四十為止。如二十與二十九。及三十八。均為死厄之年。又參看他部如何也。

骨粗肉重行坐偏。勞苦受熬煎。

骨粗之人。多勞而創業。此為亂世之格局也。肉重多離奇而致富。亦驗亂世之格也。行坐偏邪。其人天姿聰敏。主淫而多成多敗。此類格局發達有之。不過品行不足耳。亦主優伶。勞而不苦。其熬煎不驗也。

氣宇軒昂眉一字。文人兼武職。

亂世文武兩途。在眉目上分。凡眉平橫一字。或上監如劍。均主武貴。如前平尾曲。或環曲新月。皆為文貴。此言眉橫一字。雖是文人。亦領武職。

莫於清處斷人貴。孤夭多因是。莫於濁處笑人愚。富貴每出此。

清濁之間。尚有內外之別。必查真偽之點。又詢其生養之地形宜否。故清中急薄。一為刑剋。一為夭亡。務要內清之神清聲清。凡要查其似清而非清。又以南北之地形決之。加在北方。而出清格。當然貴而無疑。加在南方真清亦有限。故每多清格。而反孤夭。混亂眼目也。凡濁者厚重。形濁而神清音清。此為大富貴之格也。如神音並濁。當然無用而為痴愚下賤之格。假定濁格。出於北方。當然平常居多。如濁格出於南方。亦為大富貴之格。此四句含有真偽。內外。地形。反正。四項。亦達摩之精萃處。

公篤日。余攷達摩之法。當時為六朝文字。極簡直而意深。其驗者頗多。而不驗者亦不少。一為時代之變遷。法律之專制與共和不同。一為社會之影響。人情之交通與閉塞各異。據其最驗。而千古不移之法。尚有年限不合。如印堂光明。而三十功名可取。今則應前十一年者。又有應前八年者。又有應前五年者。此天道薄而提前耶。或潮流趨而提前耶。又兩顴高超發四十六之說。亦有提前十七年者。又有提前十四年者。又有提前八年者。諸如此類。推想而執中可也。至於不驗處。余尚註明。而保留其原文者。恐天道轉移。時事變遷。有時亦合其法也。茲特分別詳註。以備研究相學者。作一先聲之嚮導耳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