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庚义易学网

梁庚義,河南新野人.1946年生,国际易经科学研究院会员,

 
 
 

日志

 
 

《公篤相法》20   

2010-04-19 12:17:07|  分类: 相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篤相法》20
《公篤相法》下篇卷十 相法解釋說

相法解釋說

公篤曰。相法一術。由來久矣。溯其源流。蓋始於伏義氏畫卦。龍馬負河圖洛書之時。辨明陰陽二氣之始。又得洛水之龜。佈成方位之形。故初名曰龜鑑。蓋由此而得名也。夫以天地陰陽。五行八卦。即有立象。然後內配以五臟六腑。象名立義。故外配以五官五岳。六曜四瀆。各有系統矣。先論形質之生剋。次論氣色之制化。則吉凶禍福之機。自有一定攸歸矣。至軒轅氏時。有臣名曰風后氏者。因彩禽啣書於碧雲之中。則用先天流行。後天定位。而發揮議論。以立吉凶禍福之定法。其風鑑之名。實肇於此。蓋風后氏。所鑑定之意也。

至於堯舜禹湯文武。相繼而傳。以及專司其事。而為國家大用。蓋上以承聖君之德。下以擇賢臣之才也。故西東周時。相法最盛行。凡諸侯大臣。以及有大志者。必聘風鑑之專門人材。以濟其用。而為趨吉避凶之準繩。欲進欲退之決心。當時相法種類頗多。而各有秘訣。以立門戶也。其秘訣之傳授雖不同。其應徵事實則一也。富貴之分。貧賤之別。興衰之數。實由於此也。故晉國大饑而多盜。則聘專門能識盜者之卻雍。而取決以捕之。吳國之平亂。則聘唐舉。以求治國人材。而勷助之。趙民之撫恤。荀子知其必昌。智氏之智瑤。稀疵知其必敗。以及楚之鬥越椒。而有蒍氏如其赤族。先改姓氏以避之。越王之勾踐。范蠡知其寡恩。浪游五湖以去之。此皆相法之有益於人。而為趨吉避凶之鐵證也。

夫人之涉身處世。吉凶禍福之機。處處皆是。或發生意外於目前。或種因伏危於將來。連帶危險。交際遺累。在在所不能免。苟能深求相法之原理。自可避免一切。當然無蹈禍之事實。而享受終身之平安矣。由此觀之。則相法之有益於人者大矣。故古聖先賢。有遊於藝之說。其哲人君子。莫不精深考究各術。以為平生之用也。余考相法。自秦氐火焚以後。世無全本。知之者益少矣。六朝時達摩初次入中國。尚未傳出相法一書。故漢唐雖有談相法之人。而無專書可稽考也。當漢時有許負之相曹操。管駱之相何宴。雖有氣魄之為法。神血之為論。其法皆祕而不宣。不得其傳焉。唐代則有一行禪師。為風鑑之專家。并無一字留傳後世。惟李淳風。有一掌之白鶴相法。出而問世。然不過殘篇。及一偏之小術。研究之過程。而非相法之綱領。不足為用也明矣。

五代時。達摩復入中國。始傳五來相法五篇與麻衣。此正受之相法道統。即中興相法之祖師也。其五來相法。分形質精神。聲音氣色。紋絡筋骨。皆有備載也。其中文簡意深。包羅萬象。變化無窮。皆有獨到之處。為各家相法所不能及也。而人事皆詳言包括無遺。惜乎無變法。而無天道厚薄之分。時勢盛衰之論。乃五來相法之缺點。此其解釋之一也。麻衣為五代時人。受業於達摩。而為相法正宗。當時出仕為麻衣縣令。其書在任而成。有石室賦。金鎖賦。銀匙歌。三章。以縣邑為名。故曰麻衣相法。而不傳其姓氏也。余考麻衣縣之地形。即今之湖北麻城。為五代時之麻衣。其書成後。掛冠歸隱而去。不知所終。有稱為仙翁者非也。余考麻衣相法。金鎖賦。石室賦。銀匙歌三篇。為其真本。其他各圖各論。皆係後人偽造。而附會其說也。余考其部位圖說。而錯訛移動之處頗多。或為當時未經考證耶。抑為後人翻印改移耶。按相法部位。有一定標準。而風鑑學說。用全力研究者頗少。以致二千年來。未明真象。後人多以不驗罪之。蓋非其原意也。余考麻衣相法。有法理兼併而用之。此其一線之短。余窺其意。恐為後人駁議耳。大凡術藝。皆言其法。而不拘其理可也。蓋理有定理。法無定法。理法二字不能完全通過也。故理由為言談之外表。事實多不驗。言法而有訣竅。事實多應徵。故麻衣之理法兼用。不如達摩之直接了當。開門見山。然尚無異端之邪說。故為正宗。此其解釋之二也。

水鏡相法一書。又出於達摩麻衣之後。余考水鏡為季漢時人。但不知何人冒名捏詞。自成一家學說也。余考水鏡。在季漢時代。與龐靖侯。諸葛武侯為至友。其人博學多才藝隱居不佳。薦臥龍鳳雛者。水鏡也。足見其為當時名士。賢哲知機者流。其書偏於引古為證。余考此為其書之綱領也。其中有關張趙雲馬超等。尚為漢代同時之人物。引證可也。又引證唐代人物。如李太白。哥舒翰。郭汾陽。婁師德。盧杞等。則先後相差數百年矣。此何由而知其詳細也。當然不是漢水鏡之法也一。又引證宋代之趙普。曹彬。呂蒙正。呂夷簡。及王安石等。則先後相差將近千年。此何由而知其詳細也。當然不是漢水鏡之法也二。以時代考之。此書當出於宋後。及元明時所出之書也。以此證之。其書謬點頗多。其人既係漢代。其說又兼併唐宋。是為後人欺世之書可也。況古今之文化風俗各有不同。國家法律政治各有所異。人民之腦筋思想各有革新。事實之衣冠典禮各有改變。此何能以一而證其百也。又如清代之法律政治。事業交際。與民國之法律政治。事業交際。相隔懸殊。先後不過二十年。其風俗文化。人物事實。革舊維新。變幻不常。各適其宜而改更之。尚無一定之法以為用。何況事隔數百年數千年。可作一定之鐵證乎。此為水鏡相法之缺點。勿論其真偽。此其解釋之三也。

希夷姓陳。名博字圖南。為宋初時人。而受業於麻衣。作有心相篇一章。多係因果學說。善惡關鍵。故其開始有相由心變四字為綱領。關於人倫風化之處尤多。以道德仁義為根據。以禮義廉恥為輔佐。故其心善者。雖處於四面楚歌。而禍可變為福。心惡者。雖一呼百諾。而福可變為禍。其原意在宗老子之禍福無門。為人自招之句也。其理由則十分充足。而事實則萬分相反。蓋人種前世之因。結今生之果。今生之種因。又結來生之果。善有善因。而今生應作幾許善也。則有作善之時機以為用。而為善之事實也。惡有惡因。而今生應作幾許惡也。則有作惡之時機以為用。而為惡之事實也。夫善莫大於救人性命。全人節操。顧全人之名譽。如上例三等。可謂心德。其他一切施濟。不過些須功德而已。誠能盡其力量。而作全命全節全名之事實。可以救正人心。保持風化。挽一切浩劫矣。設有人立志為善。時刻不忘其側隱之心。如無前生之種善因為用。則無今生之善果機會也。假定救人性命為一大善。必無性命可救之事實。或無救人性命之能力。亦無節操可全之事實。必無保全節操之能力。或為全節善言之不聽。亦無名譽可全之事件。或為保全名譽之彌張。如作一舉一動之善事成功。皆有前生善因而為用。則有際遇之可能。事實之恰當。智力之能達到。而成全其心德也。設有人厭世而動惡念。立志而動殺機時刻注意。盡量為之。如無前生之種惡因以為用。必無性命可傷之惡果機會也。或無傷人性命之權力。亦無傷人性命之事實。假定冒險而強行殺人之事。則有先後時間錯過也。亦無破壞節操之時機。或為誘人邪淫之不遂。或為有邪淫之可能。而臨時發生障礙也。亦無破壞名譽之事實。或為破壞其人。而其名譽愈褒揚也。故有本身為善立功。而美報於子孫者。亦有本身為惡喪德。而惡報於妻妾子女者。此為非近因近
果者明矣。此希夷言心不言相之一大謬點。此為解釋之四也。

按袁柳莊。為明代之永樂時人。著有柳莊相法一書。出而問世。蓋袁柳莊為北方人。永樂鎮北平時。相見大悅。遂尊為國師。最可恨者。即故意顛倒部位。而指為秘訣心法也。其法偏於地形。僅以東北隅之方位為一定論。所見不廣。誤人尤深。其人偏於見解。而好奇談。其知而言之耶。亦不知而言之耶。如註解達摩之五露亦超群之句。而麻衣亦言五露為最貴。作非常之事業。以成千古之盛名。但達摩麻衣。并末指出何種五露也。而柳莊誤會其辭。直解為五官露也。中有耳露廓輪。眉露毫稜。眼露神光。鼻露井灶。口露牙齒也。蓋一露二露。皆為弱點不吉之相矣。如五露皆全。則反為大貴至尊之格局也。此為離奇之理想。言論太荒謬何也。凡耳露廓輪。幼年刑剋父母。何有栽培之力。當然無良好教育也。眉露毫稜。中年弟兄紛爭。當然有內顧憂。而失輔助也。眼露神光。中多驚險挫折。惡痛橫生。而為障碍也。鼻露井灶。一生財不入庫。窮苦勞碌。而無立身之地也。口露牙齒。一生惹是招非。皆處嫌疑損失之中也。據五官有三官露。已成貧賤至極點之相。何況五官全露。而能尊貴超群乎。蓋達摩麻衣。所謂之五露為最貴者。乃五岳之露。而非五官之露也。露者大也。故南岳大而為貴壽之品。土星中岳大。而為豐富之局。頦為北岳大。而為崇厚之祿。兩顴為東西岳大而操縱極重之權。故孔子五岳朝天。而為萬世師表之聖人。此五露超群之格是也。袁柳莊不知何所見而云為五官露也。又麻衣金鎖云。六害眉心親義絕之句。柳莊解為六種害。其云眉毛間斷一害也。眉毛疎散二害也。兩眉粗濃三害也。眉起旋螺四害也。眉頭逢衝五害也。眉亂雜花六害也。於理想上何嘗不通。於原文上則有錯誤。觀其親義絕之說。而分六種害。可謂煞費苦心。而反有損無益。蓋六害者。六親之害也。何為有親。何為有義。此柳莊未解其原文之本意。徒據奇談。以惑人之觀聽。其書不足為法也明矣。據此二者。可見柳莊之學識。而四庫全書中。有選載袁柳莊相法一冊。皆永樂賞識。而高其身價也。四庫全書末選載達摩麻衣者。際遇不如柳莊。此其解釋之五也。

清初有相理衡真一書。偏於理說。其人為書香後裔。博學多才。通今達古。雄辯出奇。其書以文字為主體。詞藻豐富。而不注重相法也。一宗聖賢之孝弟忠信。禮義廉恥之學說。一宗仙佛之前因後果。生死輪迴之學理。其文字理由均充足。其事實則相違悖而不驗。故相法之精微奧妙。必加哲學數學以參合之。兼而用之。再用全部計算。而乘除加減之。當以何阿部為主體。而得分數若干。當以何部為輔佐。而得分數若干。其加減乘除之計算清楚。則有一定把握。此中自有玄妙。而分出或富或貴。或貧或賤。或壽或夭。或勞或逸矣。而衡真則以單獨部位為定論。又無輕重之分。連帶之法。此其缺點也。又衡真之十字面法。尤其糊塗不解。中有日字面形。而主如何之富。月字面形。而主如何之貴。風字面形。而主如何之事業。同字面形。而主如何之才智。田字面形。而主如何之富壽。目字面形。而主如何之際遇。用字面形。而主如何之盛名。申字面形。而主如何之發達。由字面形。而主如何之豐隆。甲字面形。而主如何之榮顯。某形可發十年。某形可發十五年。某形可發二十年。三十年。其理由與法。均為不通。余考相法各書。皆末有如此荒謬才說也。古人論形格。則有木形瘦長。金形方正。水形圓肥。土形濁厚。火形尖露。此五形之大義也。其中亦有兩形相兼。三形相併。則分其多少。而定其主客也。此為千古不易之定論。如甲字面形主早發。而初運二十年為大運。蓋甲字面形。乃木植兼金之形也。其形主貴壽。應削木成器之局。然尚要考其聲音如何。眉目如何。精神如何。土星如何。水星如何。然後決其為特等之責。上等之貴。或中貴下貴。及尋常之貴也。再觀其刻下氣色如何。有無特別情形。及時勢之促成。離奇之遇合也。萬不能以其上方。而斷其貴。而富壽。又不能以其下弱。而斷其賤。而貧夭。此衡真之大謬也二。凡五形之質。皆有貴賤貧富壽夭。在所得之氣正與不正耳。其主體部位。與輔佐部位。合格不合格耳。何能據一部而論耶。此其解釋之六也。

鐵關刀一書。出於滿清時代。其人大致為醫學者流。並非相法專家也。其書多以醫學為轉移。如云青色發於肝。赤色發於心。黃色發於脾。白色發於肺。黑色發於腎之類是也。果如所論。則紅色分五種。而有紅紫赤躁絳之各色也。何以一心而發五色耶。即赤色發於心。而紅色躁色。又發於何處。其理不通。其法亦不正。蓋印堂即心之正部。司空中正。即名華蓋。乃心包絡之正部。何以紅赤躁紫絳之五色。而不專發於印堂司空中正之部。而散漫於他部之處尤多。此文何說也。凡氣色皆為先天之動機。凡形質皆為後天之華表。故氣色皆根據於先天。不發於五臟六腑也明矣。此鐵關刀大荒謬之談也一。況醫家部位。與相學部位。相隔懸殊。其象名立義之處各異。余考黃帝內經。與王叔和難經。以及西醫之新法解剖學說。唐宗海之中西匯通。專門考驗者。皆云鼻為肺竅。而五行屬金。又據各家相法。諸家考正。皆云鼻為中岳。五行屬土。究竟金欺土欺。余考丹經參同契。金丹真傳。呂祖全集。三豐全集。道藏輯要。皆云鼻為先天之祖氣。即天一生水之腎竅。五行屬水。此為各據一說。各有原理。蓋鼻為四竅。兩側竅由大眼角之內眥。而入肺管。此醫家之所以為屬金也。身準為全面之中心點。為五岳之中故曰中岳。此相法家之所以為屬土也。兩直竅上入腦海。下督脈。通命門之火。此丹道家之所以為腎水也。而鐵關刀按部拘泥。不明其部位之原理。僅採取皮膚之論。而為定法。此鐵關刀大荒謬之二。此其解釋之七也。

大清神鑑一書。出於滿清宮闈。余考其時。為康熙之後。雍乾之時也。當時為昇平盛世。亦滿清極盛之時。此書為翰林學士。安居無事。每以雜藝之學獻之。以承上歡也。故其書多考正現代人物。以為標準。故有歷指某尚書之進祿得權。某侍郎之陞遷兼職。某大臣之黜陟。某夫人之生子。某王妃之得寵幸。聖恩甚隆。某宗室之晉封爵優恤甚厚。上自王公大臣。下至宮娥太監。皆在考證中。至於三品以下之中貴下貴常貴。皆無確實之研究。下至人民。以及貧賤壽夭之法理。均未言及。亦蹈水鏡相法以人為證之故轍也。加以文字雕琢。人為現代事實。此大清神鑑之缺點也一。凡相法之重要。則分其形格之富貴貧賤壽夭。次言氣色。則分其吉凶禍福也。其禍福之大小。則據其人之身分資格。地位才智而定之。假如富至十萬元。其損失二千元。以全體計之。不過百分之二。即如此項損失。有時必現於部位。有時則輕淡而現之。如不注意。則認為平常之色耳。假如其人僅百元之業。損失十元。則為破敗之氣色。以全體計之。則損失十分之一。即如此項氣色。則必現於部位。顯然可憑也。故相法測量。在加減乘除中。以全部計算可也。方為合法。如某部豐隆而奇突。其運必發達至何程度。如某部薄削而陷弱。其運必破敗至何程度。又如眉部清秀修長有勢。則富貴至何等品級。鼻準豐隆勻厚圓齊。則富貴至何等程度。有過之。有不足。有虛浮不實。有暗發不彰。有先後相反。內外不合。故單獨一部。皆不可為定論。此為大清神鑑之大荒謬他二。此其解釋之八也。

相法之用神。應分四大項。形格為第一。精神為第二。氣色為第三。聲音為第四。其他零星小部。皆包括在形質中。其紋絡筋骨。又為輔助之小品耳。皆不足為定論也。故形質清奇。應得幾許分數。精神充足。又應得幾許分數。氣色黃紫。又應得幾許分數。聲音宏亮。又應得幾許分數。如四種中有三種合度。則如其必發達。而為特貴。特富。特壽矣。當其時氣色潤澤黃紫充足。則發於最短時間。如氣色黯滯枯燥不潤。雖為富格貴格壽格。而非發達之期。以期發達於將來。而以運限為用神可也。故氣色為臨時用神。先天轉機。如形質與精神合度。其聲音不足。尚不為大礙。亦為上富上貴上壽也。如氣色黃紫明潤而充足。則發達之時間必久遠。如氣色明潤輕淡而短小。則發達之時間亦暫而不久也。假令形質與聲音合度。而情神不足。則於富貴。方可期發。事業亦能成功。不過於壽數稍弱耳。故為中富中貴之例。亦以氣色為發達時間之定論也。又如精神與聲音合度。而形質不足。則發達有限。事業因人而成。借力而發也。此為下富下貴之例。然享大壽也。又如形質與氣色合度。或聲音與精神合度。或精神與氣色合度。或精神與形質合度。或聲音與形質合度。此為四種重要關係之中而得二也。此皆為有富而貴名。多祿而壽也。皆作豐衣足食之格局論。又假定形質平常。精神平常。聲音平常。單獨氣色黃紫明潤而充足。或合五行四時之潤澤。亦為可富可貴可壽可發之局也。此為暫時發達。而不持久。其發達也不大。或出於異路功名。或出於離奇遇合。此為破船遇順風。而可航海之法。其驗者頗多也。

據此四者品評。而為相法之根據。方是正宗。其輕重加減法。為用之處最大。此為相法之機樞。至精至微。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合而深思。加以推想。自得玄妙之途徑。故不以單獨部位為用。而以形質精神。聲音氣色。加減合論。以採取之可也。

部位考正法

公篤曰。凡相法之精神。首重部位。分析確定。先知某輕重地位。次如其關係原理。然後方有把握。自能指定標準。而有一定之判斷也。余考相法部位。多屬不確。而圖式亦混亂不一。各據一說。各有所宗也。惟其名目尚存。而為古之原名也。余考秦代以前。皆屬純一部位。自秦氐火焚以後。世無傳本。每有殘篇零頁。皆不足為稽考之鐵證也。當五代時。達摩復入中國。始傳五來相法一書。此為中興相法之祖師。而集各家之大成也。其部位尚有錯誤之處。是否當時未經考證確實。兩宗古之殘篇。或為後人翻印錯訛。隨便改移。徒留其名稱也。此皆兩可之疑難點。而無法稽考也。故麻衣相法。所有部位圖說。亦宗達摩。而錯訛之處大同小異。是否為上敘兩點疑難。不得而知。柳莊相法。則稱其受祕傳。而故意錯其部位。顛倒運限。其混淆人聽聞乎。其自矜眩奇乎。相法部位。錯誤於此居大多數。至於衡真。則徒據理說。而不尋其地位。水鏡則拘泥引吉。而不求其根據。其大清神鑑。鐵關刀。蘭陵集。相法須知等。各據一說。自謂心傳。以訛傳訛。而不知孰是孰非。相法一書。考究其精微者頗少。大多數為跑馬觀花。任意隨談。只知有其名稱。而不知有其地位。至於部位之輕重。誰為主體。誰為輔助。則更茫然而無所宗矣。余此次注重部位。先從醫學入手。余考黃帝內經。中有漢晉文字。可見其為殘篇。惟針炙大成。與仲景六經。較為確實可用。如王叔和難經。陳修園。徐靈胎各書。部位之系統。稍有離奇。又如西醫之解剖圖說。唐宗海之中西惟通。皆不明氣化。所取之部位。大多數不可為用也。余考丹經之參同契。金丹真傳。呂祖全集。三豐全集。道藏輯要。則各有妙蘊。其中有正系連代系。應系通過系。方證實一切部位。余則註明其部位之輕重關係。以為千古後之定法。有志相法者。容易入手。而尋正宗門戶也。茲將考證者附後。

《公篤相法》下篇卷十 醫家原有部位圖

醫家原有部位圖

第一圖式詳解

公篤曰。醫家部位。與相學部位。互相表裏。蓋太素經之脈訣。中有富貴貧賤壽天之說也。而名稱則各異耳。按用法各有不同故也。其內之脈絡。而達於外。則有正系之脈絡。連帶系之脈絡。應系之脈絡。通過系之脈絡。其地位雖異。其氣化則感而遂通也。此第一圖式。為吾蜀天彭之大醫士。唐宗海先生所考究而鑑定者。載於中西滙通全集之中。并有解剖學說。分經別絡。詳註經絡如何也。其名稱是否宗古。或從新也。余將其原規定地位及名稱。而參合相學也。上為闕者。即兩眉之中心。相法名之曰印堂是也。蓋印堂者。即全部之主體。元首之意也。其名曰闕。是否帝闕之意。或金闕之尊稱也。闕之下曰王宮。即相學之山根是也。在兩目相平之中心。又名命宮是也。相法之稱山根有兩意義。一為前人之根基。一為本身之命根。其名曰王宮。是否即命宮之意義。而王宮與闕之義相等。稍有衝突。又下之準頭名曰明堂。即相學之中岳又名曰土星是也。按河洛之數。五行以土居中宮。而鼻準在全面部之中心。故有是名。余又考八卦九宮之配合。其中宮號明堂。此名之曰明堂。實即中宮之義。與中岳土星之名相等。其下名蕃。在法令紋之下。即相學之陂池是也。又近於腮骨。即相學之下府是也。其名蕃者。是否屏蕃之意義也。兩側曰蔽。在耳珠之前。醫書有名頰車。亦有名聽宮穴者。即相學之虎耳金縷之側是也。其名曰蔽。是否障蔽之意義也。又云五臟居中央。得其正也。六輔挾兩側。得其輔也。前人以此望其形而察其色。按其部而診其脈。不可不根據此也。又云闕以上屬咽喉。闕之中屬肺部。闕之下屬心部。此皆內經詳載。醫家之定法也。此為唐宗海之原文。余考內經無此說。故上述其研究從新之語。評論辨明列后。茲將其五臟六腑之配分錄下。

第二圖式詳解

公篤曰。上文所述第一圖式。略得大體。茲據醫家第二部位圖式。其分配五臟六腑。為醫家各書所載。而唐宗海先生。更用西法解剖法。以證實其部位也。故中西滙通。挨次繪圖。詳論其如何形質。而感適於外也。據云。兩眉之中心。為肺部之正系。即相學之印堂是也。兩目相對之中心。為心部之王系。即相學之山根是也。鼻梁之中段。為肝部之正系。即相學之年壽是也。鼻準之尖。為脾部之正系。即相學之土星是也。淚堂之大眼角。為膽部之正系。即相學之精舍光殿是也。鼻竅之兩孔。為胃部之正系。即相學之蘭台廷尉是也。眼下之橫紋。為小腸之正系。即相學之三陰蠶囊是也。頰車之側為三焦之正系。即相學之命門虎耳是也。兩耳珠為腎部之正系。即相學之耳輪是也。兩顴之下。為大腸之正系。即相學之法令金縷是也。兩口角為膀胱子宮之王系。即相學之食倉祿倉是也。此為醫家業經考證。而為正法之分配也。再經西醫之解剖分配。大體亦如是。余考古人之經絡分明。莫過於張仲景之六經法。及針炙大成之瞳人圖。而與此項部位。則有異地位而名者。茲將仲景之六經大體錄下。

第三圖式詳解

公篤曰。醫家之書最古。而最確實者。莫不以仲景為醫中之聖。蓋發明六經。始由仲景而起也。按第三圖式。即仲景之六經總圖也。其中分三陽三陰。以包括五臟六腑也。故三陽之中甲。有太陽經。內屬手太陽為應小腸。足太陽為應膀胱。此太陽之專司脈絡也。有少陽經。內屬手少陽為應命門。足少陽為應膽絡。此少陽之專司脈絡也。有陽明經。內屬手陽明為應大腸。足陽明為應胃絡。此陽明之專司脈絡也。故三陰之中。有太陰經。內屬手太陰為應肺絡。足太陰為應脾絡。此太陰之專司脈絡也。有少陰經。內屬手少陰為應心絡。足少陰為應腎絡。此少陰之專司脈絡也。有厥陰經。內屬手厥陰為應心包絡。足厥陰為應肝絡。此厥陰之專司脈絡也。古有三焦之說。而徐靈胎陳修園。皆勉強說之。似未詳於六經之內也。唐宗海則指為三焦即連網油。此解剖之功也。故論病則有為本經之病。即指太陽專病或陽明專病也。又有為兩經合病。即指少陽與陽明同時合病。或厥陰與少陰同時合病也。又有此經而現彼經現象。名曰應病。即太陽經之病。而現少陰之現象。或太陽經之病。而現陽明之現象也。蓋先天之氣。發於腎部。故有天一生水之義也。後天之脈。資生於胃部。故有土生萬物之義也。血脈之行。資生於氣息。故六經可包括全身。此綱領之法也。

醫家六經經脈圖

圖式詳解第一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一圖。即太陽脈絡也。其脈絡為大眼角之銳眥越。由上眼皮之三陽通過。平橫入鬢髮。至耳後之壽骨。曲繞耳後。下至耳珠。近腮肥方犄角處。曲繞而上。至頰車上。即相學之虎耳部位。此為太陽經之脈絡他。內屬則分手太陽。而應小腸之氣也。足太陽。而應膀胱之氣也。而太陽有稱巨陽者。蓋傳經之始。即由太陽而起故也。欲求小腸之正系。及通過系。欲求膀胱之應系。及連帶系。當以太陽之脈絡為認定也。

圖式詳解第二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二圖。即少陽之脈絡也。其脈絡由小眼角之外眥。為少陽經脈之總管起點處。從玉堂而入鬢髮。由壽骨之上。微曲斜而下。至後頸之髮際。在大椎之上。醫家原名風池穴。以此為止。皆屬少陽經之脈絡也。內屬則分手足二經。手少陽經。則為命門之正系。腎氣之連帶也。足少陽經則為膽絡之正系。氣化均名少陽。而統論之也。欲求命門之正系。及通過系。欲求膽絡之應系。及連帶系。當以少陽之脈絡為認定也。

圖式詳解第三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三圖。即陽明經之脈絡他。此為陽明經之總管。上由百會之巔起。所謂百會者。即百脈相會之處也。在頂中陷處。而有動脈之間是也。由側面曲近鬢髮而下。過福堂奸門外顴。平蘭台而至鼻孔止。即醫學之迎香穴是也。皆陽明經之脈絡也。內屬則分手足二經。其手陽明經。則為大腸之正系。足陽明經。則為胃絡之正系。均名陽明經而統論之也。蓋三陽以陽明經為傳經之機樞也。欲求大腸之正系。及通過系。欲求胃絡之應系。及連帶系。當以陽明經為認定也。

圖式詳解第四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四圖。即太陰經之脈絡。此為太陰經之經脈總管也。由口內之舌部起。經過相學之地庫部位。下至頦位。而曲行。下至喉管側之小管。即接入肺管。此為太陰經之脈絡也。內則分手足。二經其手太陰經。為肺絡之正系。關乎肺氣也。足太陰經。為脾絡之正系。關乎脾氣也。均名太陰經而統論之也。按三陰以太陰為起。欲求肺絡之正系。及通過系。欲求脾絡之應系。及連帶系。當以太陰經為認定也。

圓式詳解第五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五圖。即少陰經之脈絡。此為少陰經之總管也。其脈絡由眼之鳥珠瞳人起。平下至三陰蠶囊之中。斜側而下過陂池。而至腮之犄角處。曲入項部。而至咽喉止。此為少陰經之脈絡也。其內則分手足二經。手少陰經。為心部之正系。而關乎心絡之氣也。足少陰經。為腎部之正系。而關乎腎絡之氣也。均名少陰而統論之也。欲求心絡之正系。及連帶系。欲求腎部之應系。及通過系。當以少陰經而認定之也。

圖式詳解第六

公篤曰。下列之圖式。為六經第六圖。即厥陰經之脈絡。此為厥陰經之總管也。上由百會之巔起。百會在頂中陷處有動脈是也。斜側由輔角而下。入眉中。過三陽入目中。直穿烏珠而出三陰之下。至金縷曲繞。平橫入口唇。而曲下至顙上。此為厥陰經之脈絡也。內應則分手足二經。手厥陰經。為心包絡之正系。足厥陰經。為肝絡之正系。按三陰以厥陰經為傳經之機樞。欲求心包絡之正系。及連帶系。欲
求肝絡之應系。及通過系。當以厥陰經而為認定也。

新修攷正部位第一圖

《公篤相法》20  - jianghurumen - 梁庚义易学网

新修攷正部位第一圖

公篤曰。余考醫學部位。以仲景六經為正宗。又據醫學最古之黃帝內經。及王叔和難經。又據西醫解剖圖。唐宗海之中西滙通。加以針炙大成之銅人圖。臟腑圖。又由丹經之部位證實。其正系。通過系。應系。連帶系。凡經絡之相通相應。茲特摘錄之。接頭為諸陽之首。其頂巔名曰百會穴。即百脈相會之所而得名。其內即咽喉。而咽喉分內外管。其軟喉曰咽。硬喉曰喉。側有兩小管。相附而下。即通肺管。肺管之間。名曰層樓。即丹經所謂十二層樓。由層樓而下。即為肺部。而丹經與醫學。皆謂華蓋是也。由肺而下。即屬心包絡。而丹經所謂護衛是也。其下則為心部。而醫學則稱心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部為全身之關鍵。故為元首之君。前有亶中膈膜。後有肺絡三焦腎絡。右側有肝膽。左側有脾胃。下兩側有大小腸。其最下為膀胱子宮谷道是也。而頭面部位。亦根據臟腑之上下左右。以分配部位也。茲將考驗證實者。繪圖列后。以待後之高明。及藝學家考正而鑑定耳。

考正部位名稱詳解

公篤曰。右圖為考正新圖。經醫學相學數學丹經。以及生剋制化之各書。考證確實者。而於醫學。尤有益於參考也。故將部位繪圖詳解。按醫學各書。末有如此明白。亦無如此指定。茲將五臟六腑。分配於面部。測量地位。詳明關係。並將證實之點。補敘明白。以便諸君予研究也。按頂巔之陷處。而有動脈調息。據醫家相學。皆名曰百會穴。因百脈交會而得名也。內屬咽喉。為最高之處。其部位常有動脈。故如其為氣關也。而咽喉本為上下流通之地位。百脈交通之關鍵。而氣管血管肺管。皆繫於此也。由髮際之火星起。下至司空止。此為十二層樓。丹經原有此項名稱。醫家則略而不詳。相學則分天中天庭以及司空三部位也。髮際之兩側曲處。分為左右祖氣。內係乳部之氣也。上由山林之髮際起。下至邊城之中段止。均為祖氣也。醫學無此名稱。余每考其地位之氣色。多於父母宮有關係。故定其名為祖氣也。中正在印堂之上。一名曰華蓋。因護衛印堂而得名也。內應心包絡之正系。印堂在兩眉相對之中心。為全面部之主體。如一國之元首也。此部內應於心。關係最重。余考印堂之氣色。好則為進官祿而喜慶。其事業成功。以亨盛名也。不好則為危險死亡。而國亡家破也。醫家則有謂之曰闕者。又有謂之曰肺者。是否宮闕之意。而名之曰闕耶。或為帝闕之意。而尊之曰闕耶。又醫學有稱肺為華蓋者。而在心部之上。亦為心之護衛之意而名之耶。其意雖佳。其部位則謬。若以印堂為心部之正系。則合宜。若以司空中正為闕為肺亦宜。以余考之。則錯一大部位。而正系及連帶系皆不通。其另有解說乎。抑另有深意乎。余考肺系之部位。當在兩眉。故醫學有肺張兩葉以衛心。不是由上而衛心也。余考針炙大成之肺俞穴。在兩肘之扇骨當中。實從背部而取穴也。而扇骨與胸部之亶中相平行。故肺與心高低相等。此為證據之一。余考醫學有云。肺為清經之氣。而司呼吸。內主憂思。外主皮毛。蓋人有憂思不決。則傷其肺。而兩眉焦亂。以形於外。此之謂愁。亦應其皮毛之句。此為證據之二。故肺為兩眉較為合宜。眉之下。目之上。半屬肺而半屬肝。即相學之三陽部位也。此為肝肺相升相降之通過系。眼之下亦屬肝。即相學之三陰部位也。此為三陰之樞紐。而厥陰屬肝木故也。兩目亦完全屬肝。而醫學則為五臟之五輪說。又有屬腎水居多數之說。余考瞳撞人一點屬腎。然為子腎也。其全目皆肝部之正系也。眉之尾稜角。即相學之福堂。其後則名玉堂皆屬兩腋之正系也。司空中正故名華蓋。即心之前護衛。而為心包絡之正系。山根為心之後護衛。即內屬亶中之正系。而醫學一謂之曰心部。一謂之曰王宮。似為錯誤而不宜也。其考正詳解錄下篇中。相學原名。有名之曰命宮者。或命宮即王宮耶。屬心之說。當然不確。此中疑難。頗難盡敘。按眼中之烏珠。內有瞳人本屬子腎。醫學則通稱瞳人屬腎。其相差亦遠。蓋子腎與母賢有區別也。大眼角之內眥。以及中勾陳。則為肺管之通過系也。小眼角之外眥。奸門魚尾則為兩脇之應系也。命門則為母腎之正系。醫學有名聽宮穴是也。前圖何以稱為三焦之地。耳珠本為脊連腎系之連帶系。何以稱為腎部之地。可見其自相矛盾。茲特正之。年壽為疾厄官之專部。內為膽腑之正系。而醫學則配之以肝臟。其事實頗不合宜。按肝為兩目。以及目之上下。皆屬肝臟之正系。故醫學治目病。用平肝疎肝泄肝三法。另有補腎一法。亦以肝木為腎水之子。肝為剛臟。有泄無補。故有虛則補其母之法。此其一鐵證也。何得在鼻梁之中幹。此醫家之誤也。蓋膽腑為水火之腑。消化之機。有水有火。方能消化飲食。故居於脾臟之上。當然確實。何得分配於淚堂下勾陳之側耶。其意義安在。又準頭為土星。當然為脾臟之正系。而為分清別濁之樞紐。蘭台廷尉。本屬膈膜之連帶系。以障醫邪穢也。而醫學則稱準頭為脾臟。蘭台廷尉為胃腑。余考胃腑。屬人中之部。人中為溝洫通達之地。胃為倉癝之官。人中通達四瀆。頗佔重要地位。胃腑為人之谷氣。此弱必病。倉癝之停聚不足也。此閉必死。倉廪之空乏無用也。余考人中青黑。每應胃氣痛之暴病人之將死。又每見人中必縮而黑。亦腐重要之俯。以人中而合胃系。確而且實也。又以疾厄。及其他事實證之。皆屢驗不妄。何得以不關重要之陌台廷尉屬胃。或為脾胃均屬土。而為連帶關係耶。兩顴屬三焦之應系。三焦者。連網油也。扶助正氣。障翳污穢之重要關係。故相學名之曰國印。亦以司重權。輔正去邪。而關係重要之義也。醫學列於聽宮之腎系。其三焦與腎相通而配之耶。或為兩相表裏而配之耶。如以兩氣相通。同經相表裏。其氣化合而論之。則五臟六腑皆相通。而五行生化皆相表裏。其理由意義均不通。而不合宜也。故部位之脈絡。皆有一定應證。當然以分經別絡。論系別脈。則各有專司專系也。其與聽宮無關係明矣。耳珠為脊連腎系之地。內屬君火相火之火輪也。故相法名之曰珠輪。此為腎之通過系。非腎之正系也。口為水星。亦為北岳之地。內為丹田之正系。上唇為氣海。關乎人之真氣。即天一生水之先天氣也。下唇為血海。關乎人之血輪。即地六成之之後天質也。統名之曰丹田。余考女子血弱。而有內病者。其唇白枯不華也。男子氣弱而有痼疾者。其唇慘黯不鮮也。此為醫學中無此論。而丹經則有之。余用事實相證。每見女子之白枯不華。必有氣血痛之病。重則成疱塊癥瑕之例。而無生育。故女界每月胭脂以塗紅其唇者。蓋表示氣血充足。而無病厄。又旺子女。而有生育之意也。茲特註明其為丹田之義。左口角屬大腸之連帶系。右口角屬小腸之連帶系。此為盤曲於丹田之左右。故在兩口角也。而醫學則配以法令之處為大腸。三陰之間為小腸。更不解其意義云何。按大小腸。為最下之部位。而大腸之下。即谷道之闌門。小腸之下。即膀胱之精道。又何得在脾膽之上。而與肝臟相連耶。以地位者之。則相差太遠。以事實證之。則應驗不足。是為解剖家之誤會也。承漿即子宮精道之正系。相法名之曰承漿者。謂水最低下之義也。漿者。水之濁也。全身以腎部屬水。水本在下。而清者上浮。濁者下墜。其為水之濁漿者。當然即為最低下之義耳。此相法家命名之原意也。又何得在兩口角之部位耶。兩腮為奴僕宮。本屬谷道闌門之應系。此為出口之部。故配之以最終點。余考有花柳病。而成梅毒瘡痘者。其兩腮先起黑影。或腮陷喉爛。而聲暗啞。是其證也。此為余歷年考證之確實經絡。而為各部位之專司。以便明其主要關係也。方能推其事實。定其疾厄也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